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鲭咕哒】α 09

晚间。
拥有特权一般的英灵,能随意出入御主的房间。
房间里,黑发少年正坐在床头垂目沉思。英灵一进去,就自然而然地半跪下身体,托起少年的一只脚凝神查看。
“……”立香瞥了一眼英灵,脸颊微微泛起一点点浅红。
“立香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英灵作出如下判断。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微微成熟的声音,像不大不小的鼓点声,响在立香心间。
“嗯。”少年试着把自己的腿抽回来。可是,英灵却仍旧牢牢地禁锢着他。虽然不疼,但是……挣脱不了。
“请稍等片刻。”年轻的从者抬头,微微笑着看他,语气很温柔,只是行为十足地强硬。
“我没事的加拉哈德!”黑发少年因为某种理由,在自己的英灵面前显得格外心虚。尽管他才是御主,可眼下的场合中,占据主导权的却是加拉哈德了。
“您要是再这样胡来。”加拉哈德叹口气,松开手,纵容地退到立香身后,在让他不会感到紧张的位置站定,低声道:“就不会是受这点小伤的问题了。”
“不说这个。”立香打断他:“那个孩子,你怎么看?”
“您怎么想?”加拉哈德一只眼睛藏在刘海之下,叫人难以看清楚他的情绪。
“她说不定也是……”立香顿了顿,没把后面的话说出口。
不过加拉哈德显然明白御主要说什么,因此点点头,接口道:“她和您有着类似的气息。”
“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兄妹?”立香开玩笑。
“如果真的有长姐之类的存在能够照顾您,我倒是谢天谢地……”骑士双手抱胸站立在一旁,冷不丁说道。
黑发少年闻言愣住,下意识地说道:“对我来说,加拉哈德就是亲人哦?”
“……哈。”英灵直视着御主那清澈得过份的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片刻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另一边,少女和她的从者之间的气氛,就并没有那边那样旖旎。
倒不如说,是如临大敌。
“这不是我第一次参加人理修复。这句话,你能理解吗。”
橘发少女的表情,从来没有过这么严肃。她选择向玛修袒露实情即意味着,她选择信任玛修。
尽管对方也很有可能是【那边】派来的家伙。
但少女此刻选择相信自己的内心。
她说完这句话以后,直直地打量着玛修。
短发的从者先是呼吸一滞,而后,周身杀意暴涨。这对玛修这样温柔的孩子来说,简直是ooc了,因此连立香都不得不做好使用令咒的准备。
一句话就能让英灵濒临暴走吗?这种能力她可敬谢不敏啊!
“果然……前辈……”
英灵的战甲已经实体化,甚至连那令人安心的巨大武器,也出现在少女手中。尽管如此,玛修,这位情绪激动的半从者,仍然保持着一丝理智。
“果然,刚刚开始就很在意一件事……果然是对的,我的直觉。”
“……?”立香不动声色,正评估着使用令咒的合适时机。
“那件事,叫我很在意。”
嗡嗡嗡——英灵周身散发出的压迫感,甚至让整个房间内的电子产品一瞬间都报废了,连电灯灯管也噼啪炸裂开,不过英灵的盾牌很好的庇护住了御主,保证了少女的安然无恙。
“前辈和那位少年聊到医生时曾经说,对方厉害得连断手断脚都能重新接上——”
呃!
这一刻,咕哒深感大事不妙。
她说漏嘴了!
她才来迦勒底几天,怎么会知道医生的事?
“你果然,是我的前辈!”伴随着这声破音的哭腔,玛修抬起头来,她漂亮的眸子里蓄满情绪爆炸的泪水。
咕哒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痛惜,惊喜,悔恨,怒意,不舍,以及……失而复得的感激。
“啊……”
橘发少女全身紧绷的肌肉松懈下来。
她像被人抽去了力气一般,软软的沿着墙壁,坐在地板上。
“我回来了哟,玛修。”
“这种情况下就不要哭啦………”
“给我一个拥抱吧?”

评论 ( 1 )
热度 ( 148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