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鲭咕哒】α 11

英灵总体来说十分节制。考虑到御主的身体状态,加拉哈德只做了一次,就把立香抱到浴室去清理。
浴室里,晕乎乎的黑发少年在热水的刺激下,清醒过来。
啊。
他又和加拉哈德做了那种事。
这个认知叫他后知后觉的羞耻起来,不仅是面颊,连脖颈后面都是一片绯红。
“立香?”
全权负责立香的英灵,对少年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就算只是一瞬间的情绪变化,加拉哈德也准确地捕捉到了。他颇为担心地屈膝半跪在御主面前,问道:“我太勉强立香了吧?抱歉,这一次情况紧急,我的魔力丧失了大半,不得不……”
“啊、啊不。”立香的呼吸因为骑士的忽然靠近,而惊慌地暂停了一下。
太近了。无论是加拉哈德英俊的脸,那似乎看透一切的眼睛,还是对方肌理分明的健美胸膛和劲腰……
“你先、穿衣服!”立香把头撇到一边,不敢直视从者的视线。
总是如此,在补魔之后,他总是没办法……像他的从者那样淡定。
“是。”加拉哈德应声,瞬间,战斗铠甲取代了刚刚只有下半身裹浴巾的打扮。
“……”
并不是要你穿成这样啊。
不过,浴室里的蒸汽已经快把少年蒸晕头了,因此,立香妥协地叹了口气,把头架在浴池边缘,不在说话了。
“我在外面等您。”
从者很绅士地把门带上:“不要泡太久。”
“唔……”
浴室中传来懒懒的应声。
“哈?补魔?”另一边,少女正在换睡衣,听到玛修的话,才意识到:“说得是呢,这种事还是提前做准备的好。万幸只要是体液的话怎么都可以,话说玛修比较喜欢什么,血?淋巴液?还是脑脊液?”
“请不要说这么重口味的话题。”玛修以全副武装的英灵姿态站在房门口,某种结界的张开,确保了她们的谈话不会被第三个人听见。
“等我想办法去医生那里偷几套装备。抽点血备用。”少女打了个哈欠,说道:“从以前就是——医生总是不赞成我用血,但仅抽个300cc,再用魔术加持过的话,也能用上一阵子。”
“一般情况下,御主本身的魔术回路足够支持我们的活动,补魔只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手段,所以前辈,抽100cc应该够了吧?”
虽然医学上证明抽少量血并不会影响人的健康,但玛修显然是私心作祟。
“唔……”少女盘腿坐在床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自己披散的头发,说道:“现在与我签订契约的从者有三骑,玛修另当别论,剩下的一个是安徒生,还有一个是我不熟悉的saber。你感觉得到的吧?那个saber的力量,弱得异常,他可是五星saber啊。”
“……他也是这次不正常轮回的受害者(后遗症)之一吗?”玛修问。
“大概吧。实际上,加拉哈德也给我这种感觉呢。当时出现在我面前的那家伙,虽然一副保护御主的态度,但恐怕只是虚张声势。”
“前辈对这方面很敏锐呢。”玛修叹道。
“所以,他们大概也受到了影响。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没事……”咕哒瞥了眼玛修,笑道:“真奇怪,你不但力量没有受到影响,连记忆也还保留着。”
“真想看看那群人是什么表情,可是一旦新的轮回开始,即使是他们也难以插手,这倒是方便我……啊不说这个,我想说的是,saber或许需要补魔。出于这个考虑,我还是抽个300cc吧。”
“……是。”合情合理的判断,玛修也无法反驳。
“一般来说,我的血磕上十毫升单位的话,英灵们能持续亢奋好一阵子。”
少女打个哈欠,慢慢滑入被窝:“不知道要使那个saber恢复能力需要磕多少……和他也不是很熟悉,连叫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话音里渐渐的带了浓浓的睡意。
“前辈,莫非你还不清楚他的真名吗?”玛修惊讶。
“唔……不是很有兴趣……而且,他对我也不是很有兴趣……双方都不太……合得来?”
玛修默默叹了口气。
无法责怪前辈的冷淡。
在遭了那样的罪之后……连玛修都做好了被前辈冷眼相待的准备。
可见,少女的心,曾经破碎得多么支离。

评论 ( 2 )
热度 ( 131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