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鲭咕哒】α 13

“……不。”少女摇摇头,说道:“也难怪了……我一开始就感觉你很强,虽然也能察觉到,你的力量因为某些原因丧失了大半。”
“啊。”男人温和地笑着,对于御主的称赞,坦然受之,显然,他有足够的实力和底蕴来承载这番评价。
“其实,除了补魔,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确认一下。”咕哒挠挠头:“你的力量究竟是怎么消失的?召唤中出了什么差错?”
童话中当然有少女遭遇袭击,忽然出现白马王子挺身而出,英雄救美这样的桥段,老套,但大家都爱看。
可咕哒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份幸运,从天而降一个守护者什么的……太扯了。
这位从者擅自在未经召唤的前提下出现,并一出现就与她签订了契约,这是连当事人(她本人)都无法理解的异常状态,仔细分析起来,这种情况不像小说中的罗曼蒂克情节,更像惊悚故事的诡异展开。
“……”男人沉默了片刻,像是在思索。
少女耐心地给予他时间。
片刻后。
“我不记得这之前的事。”男人笑眯眯地给出令人生疑的回应:“回过神来,我就出现在了您的面前,并且,和您缔结了契约。我失忆了。所以无法回答您的疑问。不过,有一件事是清晰而明确的。”
“……”少女以分外怀疑的眼神看他。他那对女性而言堪称秒杀的颜值武器,终于在这位御主这儿,不起作用了。
“我要保护你。”
男人温和地笑着看向少女,忽而一手屈在前胸,冲她行了一个骑士之礼。
“什么?”
少女一头雾水。
“虽然不知道我缘何现身于此。”虽然,也对自己的御主又是一位少女而感到失望。
但,要保护她。
这个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而分明地,根植在骑士王的脑海之中。
“……”算了,就当是这回事吧。
咕哒点点头,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心理已经盘算着,要想办法去套加拉哈德的话,并寄希望那位骑士的嘴巴没有亚瑟王这么严实。
要搞清楚异变,才能更有效地应对这一切……这种理由,也没办法对玛修之外的人讲。
“说起来,我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个迦勒底之中,恐怕还有我的同伴。”男人也适时地转换了话题。
“你是说——部下?”立香问:“在你的骑士团之中,有谁是使用盾作为武器的吗。”
“原来如此。”骑士王露出了然的笑容:“加拉哈德也已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他的口气里,有种对自家后辈成长起来的自豪和感慨,这让这位传说级别的英灵忽然多了几分人情味道。
“他和你一样,力量莫名其妙被削弱了。”少女玩着头发,思索道:“也许——”
“他也是您的从者吗?”亚瑟王颇感兴趣地问。
“哦不不不。”少女头摇的像拨浪鼓:“那孩子另有主人,而且……”
想到加拉哈德看黑发少年的眼神,咕哒可以很笃定地说,自己就算拼了命地挖墙脚,加拉哈德也不会来她这儿的。
那种,绝对狂热,绝对痴迷,却压在一片冰封般感情之下的,沉重情感。
从那个英灵眼中偶尔透露出的这种情感。
叫咕哒子印象深刻。
“呵呵。”亚瑟王了然笑了下,说道:“他是个很重情义的孩子,在圆桌次世代里也是最优秀的。能召唤出他的御主,想必和您同样优秀。”
咕哒砸了咂嘴,回味片刻,狐疑抬头看向他:“你是不是,拐着弯顺便夸了我?”
男人大笑起来,忽然伸手,轻按在少女发顶,微微压了压对方的头。
“您能召唤出我,当然——毫无疑问地,十分优秀。”
男人忽然半躬着腰凑近少女,说道:“您可以信任我,请不要再在我面前露出这样防备的表情——我绝不会伤害您——向大不列颠起誓。”
少女咬唇不答。
她不想搞什么团队建设,也不想搞主从之间虚伪的友情游戏。(当然玛修是例外的!)
“那么,有需要的时候,请随时召唤我出来。”男人留下这句话,消失了。
咕哒叹口气,脱力般坐下。
虽然这位亚瑟王亲切温柔,但……来自于王的气势,实际上叫她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前辈。”玛修适时捧上一杯水。
少女道谢,接过喝了一大口,感觉舒了口气,才说道:“亚瑟王居然是男人?在我接受了骑士王和历史故事不同,是个不懂人心的少女这种设定之后……?”
“看来,这是历史修正版的亚瑟王呢。”玛修扶了扶眼镜,配合地吐槽。
“而且,是个很懂人心的王……”咕哒琢磨道:“他就这么看几眼的功夫,已经把我的心态摸得七七八八了。”
“前辈!”玛修双手搭在少女肩膀上,认真说道:“加油!”
“你说得对,加油!”少女点点头。
不管前面有什么在等待着她,不管这次的亚瑟王为什么这么脱离剧本。
无论如何——
即使死亡是可以预见的。
即使这样,她,也要加油生存下去!

评论 ( 5 )
热度 ( 148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