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鲭咕哒】α 15

“……”房间内,加拉哈德瞬间换上战斗铠甲。
“没关系的,我想她们不是敌人。”立香也站起来,把加拉哈德推到自己身后。
自上个轮回中,这位英俊正直的骑士被迫目睹御主被那些人……之后,他的性格就有了些微的转变。
具体来说,就是黑化了。
不仅是性格,连带着,连他的警惕心也拔高至空前,对御主的过度保护,甚至到了矫枉过正的地步。
外面还在敲门。
立香又推了一把加拉哈德。
骑士收敛了自己的战意,宛如被驯服的斗兽一般,垂首站在一边。
立香跑过去开门。
两个立香,再次见面。
“单刀直入地说,我想和你们结盟。迦勒底的大家都是伙伴……这种话,我不会说。”
少女用一个帅气的壁咚,把比她高出一点的男生压在自己与墙壁之间。
那边的加拉哈德,周身已经爆发出碾碎地板砖的战意,而像是某种连锁反应——玛修当然也以战斗姿态重新示人,她向前迈了一步,将自己隔在咕哒与加拉哈德之间。
场面一片混乱。
黑发的立香,很少见地红了脸。因为少女离他太近——除了加拉哈德之外,他很少与别人有这样零距离的接触。
“我问你。”
少女挑眉,本该甜美的声线里一丝甜蜜都没有,有的只有凛然而深沉的意味。
“……你死过几次?”
轰——
这话像是触到了加拉哈德的逆鳞。巨大的压迫感朝着咕哒拍打过来,被玛修用盾挡住。
“记不清楚了。”
和咕哒谈到自己过去的死亡时,脸上一贯带有的淡淡愤怒意味截然不同。这个少年冰魄一样的眼睛里,十足的安详宁静。
“对不起哦,我记不太清楚。”他歉意地低下头,揉揉额角:“太多次了。”
“master!”加拉哈德似乎想制止他将这样重要的事说给一个陌生人听。
“啊、你的嘴巴,”少女却浑然不觉对面从者的敌意。她只盯着黑发少年有些干裂的唇瓣,忽然跳脱地说道:“干了哦。”
言毕,居然从自己兜里摸出一根唇膏,无视濒临暴走的加拉哈德,用小指头勾了一点,摸在立香唇上。
石化的立香半天才磕磕巴巴说:“……谢、谢。”
“前辈!!!!”玛修用盾架住马上要杀过来的加拉哈德,提醒道:“请说正事!!?”
“加拉哈德!”少年也冷酷地命令道:“别动!”
英灵即将攻击的手缓缓垂下,整个人就像断了电的机器人,忽然不动了。
“说正事啦。”少女哈哈大笑,终于不再逗弄这个腼腆的家伙,她松开对方,罕见地露出了亲切的笑容,说道:“我和你一样。所以,我们可以结盟吗?”
真是单刀直入的要求。连铺垫都没有。
“……”令人意外的,对方并不如刚刚展现出的那般生涩。这一瞬间的沉默恰恰说明了,这个人。在思考着。
原来是善于用脑的角色吗?咕哒心想。
“我想要斩断这种轮回的连锁。虽然迄今为止都在做无用功。”少女扒了扒头发,毫不介意袒露自己的失败:“但这一次不一样。你一定也感觉到了,对吧?”
“也许,这只是那群人刻意的安排,让我们相遇……最后落得自相残杀的下场也说不定哦?”和对方宁静平和气度不同的,是脱口而出,极为冰冷的恐吓。
蓝眸的少年,这样淡淡地看着与他同名同姓的家伙。
“……”少女沉默。
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两个立香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似乎都想从彼此的眼眸中,看到深藏的灵魂。
好半天后,居然是黑发的少年先开口。
“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考虑看看吗?”他谨慎地问。
“当然。反正——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打扰你们约会真是抱歉啦——”咕哒挥挥手,风一样的来,又风一样的走了。
门关上后。
立香先是把被加拉哈德气场所震落的一切恢复原状。接着,又担忧地转过身。
加拉哈德一直垂首站在原地,不言不语。
“我没事哦?”
少年快步走过去,摩挲着从者的脸颊,呼唤道:“加拉哈德,回来——”
“……”加拉哈德动了动,眼睛从一片空蒙,慢慢的恢复了神采。
“果然,令咒对你来说负担太大了。对不起,刚刚的场合,我很怕你暴走。对不起……”
少年难过地贴着他的脸颊,在黑暗中(壁灯刚刚就被加拉哈德无差别地破坏掉了)踮起脚,将自己的唇贴过去。
“现在就为你补充魔力。”少年笨拙地揪着英灵的衣领,主动献上自己的唇。

评论 ( 5 )
热度 ( 115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