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鲭咕哒】α 16

啾啾的吻声,在黑暗中异常清晰可闻。
反客为主的从者,已经毫不客气地将御主压在墙壁上,以同样壁咚的姿势,掠夺少年口中的蜜意。黑暗中,只看得见模糊的,交叠在一起的影子。
“呼……”少年含糊地喘气,他感觉到加拉哈德的一只手已经摸入了衣摆。
需要做到那一步吗?
少年头脑发晕,腰也软得不像话。
但英灵却在这种紧要关头,突然收了手。
“抱歉,我刚刚有些失控。”加拉哈德温和地单手搂住立香,说道:“但是请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上一次战争的后遗症——对令咒的不适性也在慢慢消退。”
“并不会在这里,以这种姿态,强迫您补魔。”
英俊的从者微微一笑,自己把垂在眼前的刘海剥开。
只见那深藏于发丝下的眼睛周围,布满了不详的赤黑魔纹,在黑暗中,熠熠发光。
那是,alter的象征。只是这魔纹很神奇地,并没有扩散的趋势。显然,腐蚀达到了某种动态平衡。
“嗯。”立香用力地点头:“你做得很好哦。”
“您总是如此温柔。”加拉哈德重新用刘海遮住魔纹和眼睛,又冲立香笑了下,说道:“我吓到您了吧?”
甚至病急乱投医到主动献吻……
“唯独加拉哈德的暴走,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而且,如果你错手伤害了她们,我也会很难过。”立香讪讪地挠了挠头:“所以……用了令咒。对不起。”
“没关系,该道歉的是我。”加拉哈德将立香打横抱到床上,说道:“今天份的药,刚刚被我毁了,我现在去帮您重新取。”
“……那种药,吃了也只是自欺欺人。”
不料埋头趴在床上的少年,忽然低声说。
“嗯?”刚准备出门的从者,停下了脚步。
“说是平衡魔术回路……但我的魔术回路已经被他们抽取了一部分,即使轮回也没有恢复。我、是派不上用场的御主。”
“您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加拉哈德又回到床前,揉了揉对方柔软的黑发:“您一定会恢复的。”
“借你吉言啦……”对方闷头说。
这一次,加拉哈德却没再说什么,倒不如说——他的心情,似乎好过头了。在御主如此沮丧的当下,简直如同叛逆一般的,微微勾起了唇角。
——在御主看不见的地方,淡淡笑着。
啊啊,他可真是卑鄙的小人。
竟然会为了御主魔术回路被破坏,无法再召唤其他从者,自己得以独占御主而感到由衷的……
高兴。

评论 ( 3 )
热度 ( 112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