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鲭咕哒】α 17

另一边,走出来的立香,啧了啧嘴。
“怎么了吗前辈?”玛修问。
“我在想,如果真的不幸敌对,加拉哈德会是相当难缠的对手。”少女一边快步走进模拟训练室,一边在显示器中输入参数。
显示着加拉哈德属性值的面板弹出,立香看了看,说道:“真是的,那孩子身边带着头狂犬呢。”
“是黑化了吗?对于那匪夷所思的数值,玛修也感到惊讶。”
“应该说是半黑化。”立香噼里啪啦地输入己方从者的基础属性,两相对比,加拉哈德各项数值居然选超一截。
立香皱眉。
她仅有的三骑从者,根据模拟器的计算,只有saber能力在对方盾兵之上。
即使玛修和安徒生联手,也无法压制住对方。
计算程序的结果是这样说的。
考虑到万一哪天真的短兵相接……她的胜算会有多大呢?
己方的saber又与对方渊源颇深,这意味着,她连自己的从者也不可过于信任。
不过事情倒未必真的会往最坏的这方面发展。即使对方拒绝联手,她也……
一瞬间,千百种想法在咕哒脑中打转。她的大脑就像高速运转的cpu,正缜密地进行着逻辑运算,将所有可能的结果一一枚举。
可怕的家伙。
除了有粉丝滤镜的玛修以外,任何了解咕哒本性的人,想必都会觉得,这是个可怕的家伙。
上一秒还在笑着邀请结盟,下一秒却已经把邀请对象作为假想敌,在实验室里模拟战斗。
这样的家伙,性格到底是多冷血呢?
晚间。
惯例的素材收集。为了与英灵磨合,咕哒特地只带了saber。
对于低阶魔物,saber仅需一挥宝剑,就能轻松解决。咕哒跟在他身后,像采蘑菇的小姑娘一般,对或烂成肉泥,或碎成数块的怪物尸体挑挑拣拣,把有用的心脏割下,或者挖掉怪兽的眼睛。
主从行动十分迅速。
等咕哒收集得差不多以后,saber依照御主命令,停下了攻击。幸存的魔兽疯狂地超与他们相反的方向逃走。少女找到一处河边,蹲下来洗手。
“您似乎很习惯这样的事。”
月光下,森林里黑黢黢一片,只有开阔的河岸边,没有树林的遮蔽,月光得以将其奶白色的银光,洒满河畔。河水涓涓流淌,像一面透明的银镜,河畔被这面镜子一反射,竟然通体透亮起来。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
“是的。”少女把素材丢进魔术制成的收纳空间中,又神经质一般地,继续去洗自己的收。
明明刚刚掏心挖肺时一副不介意的样子,原来和其他女孩没差别,还是会嫌脏。
旧剑笑起来。
“这些魔物都太低阶,喊你出来有点大材小用。”咕哒洗完手,又开始折腾她的外套。
魔术礼装虽然经过特别加持,但并不耐脏。
少女对衣服上的污渍显然忍耐到了极点,好不容易找到水源,她居然就在微凉的夜风中脱掉外套,蹲在一边洗起衣服来。
白色的制服下,是一件普通的黑色紧身针织衫。随着少女躬腰揉搓衣服的动作,她胸前柔软而质量可观的两团也微微移动,显然——很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虽然那个人并不是saber。
“谁?”
一瞬间,风形成结界,咕哒被保护起来。
“哦呀。我只是奇怪,这种荒山老林里怎么会有大小姐在洗衣服?”
黑暗中传来玩世不恭的调侃:“这位大小姐,洗衣服的事难道不是应该交给——”
话还未说完,一块板砖横空飞过去。
没有准备——或者说,根本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攻击——蓝头发的男人头上挨了一下。
“嘶……”对方火大地啐了声,主动从阴影里出来。
“你是怪力女吗!?”如此吐槽着。
咕哒冷笑一身,把外套弃置不顾,站起来,双手抱胸打量来着。
由于抱胸的动作——那美好的,女性所独有的柔软的东西,又被挤压着,动了动。
即使本性丝毫不龌龊,不如说十分光明坦荡的家伙,可因为是直男,大概眼睛还是会控制不住地多瞟一眼。
“被放逐的弃犬,就应该有弃犬的样子。”
咕哒轻蔑地看着来人,冷峻地说。
哦呀。
一旁的守护者,微微眯起了眼。
是旧相识吗?
他的master,似乎和过去从未接触过男性的,不谙世事的少女不同。
是个,感情丰富的孩子吗?

评论 ( 4 )
热度 ( 130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