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鲭咕哒】α 20

saber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让御主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别人掳走了。
怀抱着对御主的歉意和担忧,男人最大程度地展开风之结界,他悬浮于半空,用风探查整片大地。
但是找不到。
已经过去两天了,迦勒底派出的无人机也好,自告奋勇出来搜索的诸位英灵也好,居然没有人找得到藤丸立香。
万幸的是,签订契约的主从之间有某种特殊感应,也正因为如此,起码他们能确定,立香暂且活着。
男人的面上不再带有一如既往的和煦笑意。甚至,连那双碧海一般洋溢大不列颠风情的眼睛里,也只有一片寒意。
然而此刻,被众人挂念的少女揉揉眼,正慢慢清醒过来。
清晨。
映入眼帘的是明媚的阳光,湍急的溪流,以及,盘腿坐在一旁石头上钓鱼的蓝发男人。
对方没穿上衣,光着膀子,露出野性强健的胸肌和腹肌,在清晨的阳光下,闪闪发亮,那是因为身上还残留着未干的水珠。
“大小姐,你醒来了?今天的早饭是烤河鱼。”男人脚边粗暴地丢着几条鱼。
少女披着男人的斗篷,无言地在对方身旁坐下。撑着下巴,盯着河面发呆。
男人一手拿钓竿,一手忽然盖在咕哒头上,用力地揉了揉少女柔软的橘发。
“我说,你的头发……好像长了一点?”
没话找话的男人如是说。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回去?”少女好歹是给面子地开了尊口,只不过说出来的话叫库丘林心中很不是滋味,因为对方一心一意想离开他。
“你好久没吃我做的烤鱼了吧,尝尝味道。”
男人避而不答,只错开话题,把在火上烤着的鱼取了一条,拿树枝插好,递给她。
咕哒烦躁地接过鱼,咬了一口,说道:“不好吃。”
“是、是吗?难道是我手艺退化了?”男人紧张地自己也取了一条鱼,尝了尝味道。
片刻后疑惑地说:“我觉得还可以。”
“笨蛋。”
咕哒气道。
两个人默默吃完饭。期间,库丘林不断地偷瞥咕哒,令人遗憾的是,咕哒始终不看他一眼。
“我说啊——你要是不高兴,就揍我吧。”男人把脸凑过去,指指脸颊:“打这里。打到你解气为止。”
咕哒也是十分佩服这位的死皮赖脸了,嘲道:“你要是真的有一点点歉疚,就送我回去。迦勒底——你知道位置。”
男人钓鱼的动作一顿,然后,他把鱼竿丢到一旁,干脆地拒绝道:“大小姐,唯独迦勒底,你不可以去。那里对你来说就是牢笼。我可以保护你离开那里,自由自在地过你想要的生活。”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咕哒通常不爱和头脑简单的家伙讨论深奥的问题,但作为caster出现的库丘林,头脑姑且还很不错。
男人一时语迟。
“所以我才说,你是笨蛋。”少女一拳打在对方胸膛上。
那是,完全没有用任何力气的拳头。
也说明着,这位少女,恐怕从来没有真正记恨过这位英灵。
“立香!”男人忽然一改常态,紧紧地把少女抱在怀里。
“!???”
一头雾水,不知道库丘林又抽什么风的咕哒,忽然听到耳畔响起另一道熟悉的声音。
“性骚扰可是追求女士的大忌,无论如何,请先把衣服穿起来吧。”
持剑的男人,顾虑着御主在对方手中,未能全力攻击敌人。只在对方身旁劈砍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就在刚刚,电光火石之间。
“御主,稍等,我马上救您。”
金发银甲的骑士,又恢复了笑眯眯的表情,只是配上他周身的杀意,叫人觉得,连带着这笑容也相当可怕了?

评论 ( 7 )
热度 ( 166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