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 23

“御主,您还好吗?”男人忽然问。

少女莫名其妙抬头看他

“因为您突然露出了非常悲伤的表情。”saber半屈膝面朝她半跪下,仔细端详着,温柔问道:“遇到什么伤心的事了吗?”

男人没有穿战甲,他穿着最常见的便服,因此颇有几分邻家大哥哥的味道。配上那关切的眼神,无端叫人感觉到安心和温暖。

少女也因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一愣,半晌后才说:“……没有。我很好。”

“您的眼睛在说‘我不好’哦。”男人逾矩地伸手揉了揉少女的软发,关切地说道:“即使是优秀的御主,也有各自的烦恼吧。如果您绝对难以对我启齿——那么,去找玛修谈谈或许也不错。”

少女下意识地想躲开对方亲昵的动作。

她总觉得saber就像在摸一只可怜的小狗一样,播撒着正义骑士十分慷慨的同情心。

她不喜欢这种温柔。

因为温柔最后总会变质,变成撕裂她灵魂的利剑和刀,捅穿她的心脏,让她在堕入无边黑暗之前由衷后悔自己的天真,然后再次睁开眼——重复无止境的轮回。

她不要从者的温柔。

她厌弃它。

“……”男人注意到御主的躲闪,神情严肃下来,虽然语气一贯温柔,但掺杂了凛然的气度,这种转变来得非常突然,很难想象上一秒有人还如沐春风地笑着,下一秒却这样严肃起来。

“您不信任我。”骑士说道。

少女没有否认。她直觉,在这个男人面前撒谎是没有意义的。这个男人有着洞察人心的天赋。

“这可难办了——”接下来,男人的语气却忽然又软和下来,好像从坚冰化为春水,对他而言只是一眨眼的事一样:“无法获得御主的信任,是身为从者的过失。如果您能告诉我哪里做得不好,我愿意改正。”

男人包容而温和地如是说。

“……”咕哒揉揉鼻尖。

“还是,单纯地讨厌我?”男人凑近一点,保持蹲在她面前的姿势,微微偏头看她。眼神无辜。

就像努力在哄幼儿园中闹脾气的孩子一般。

咕哒干笑一声,半天才说:“saber 真是深谙以退为进的谋略呢。”

“您也不赖,以退为进也被您看出来了。”男人长叹一声,摊手冲她笑:“哄孩子的招数对您似乎不起作用。”

“……你的招数还分人的吗。”少女忍不住吐槽。

“当然,您想不想试试?例如,哄女人的。”男人忽然危险地逼近她。

或许这只是一个玩笑,但在旧剑凑近少女的那一刻,忽然,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某种深层的感情。

惊恐,不安,害怕。

这不是应该出现在自己所保护之人眼中的情感。

更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少女身上。

一瞬间,saber抽身离开御主,口气也恢复了最开始彬彬有礼的态度,认真说道:“抱歉,是我逾矩了。我开了不得体的玩笑,请您原谅。”

不出所料,当他退回到安全距离之外后,少女眼中深埋的情绪缓和了。

“……”

咕哒扶着额头,摆摆手,示意没事。

尽管,她的头有些痛。

“您能走吗。”男人问。

少女摇摇摆摆地站起来,勉强能动。

这一次,男人没有轻率地跟上去,没有用惯用的绅士礼仪——打横抱起脆弱的少女之类。

而是不远不近跟在咕哒身后。护送她去了医疗室。

数分钟后,罗曼医生诊断结果出来:“大概是受了不良咒术的影响,精神方面有些紊乱,不过总体没问题。这也是那位魔术师的杰作吗?”

他口中的魔术师,自然是指掳走立香的库丘林。

“大概是。那家伙,偷偷对我下了——”咕哒咬牙,从镜子的反射中,看到了脖子后颈处一个浅浅卢恩符文禁制。

这家伙,化身为caster时总是格外精明,她大意了!

 

评论 ( 4 )
热度 ( 128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