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24

“有没有办法解除它?”旧剑问。
医生伤脑筋地摇摇头,连达芬奇也一筹莫展。
正在大家冥思苦想之际,是前来取药的加拉哈德主动开口:“我的御主或许有办法。”
他一边说,一边向旧剑行礼。旧剑颔首,问道:“已经是晚上,那位少年休息了吗?”
“我去请他过来。”加拉哈德恭敬地回复过后,不多时就把立香带过来。黑发少年似乎刚从睡梦中清醒,眼尾和鼻尖还带着一抹红,他披着一条毯子,凑过来,轻轻剥开咕哒脖子后的头发,观察片刻后抱歉地说道:“这种咒语我没见过,不敢擅自……你有感觉到不舒服吗?”
“影影约约吧。”少女咬牙,心中已经把一万块板砖拍在库丘林脸上了。
“参杂了极微量的恶意……类似于恶作剧,但程度上来说的话,会叫人不舒服。就像鞋子里被放入一小粒石头。你难道,得罪了什么小心眼的家伙吗?”
不知情的立香问但。
“那家伙并不是小心眼的性格。”咕哒摇头。
“可是做这种事,一定有动机。这种符文并不会真正伤害你,那么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地……”立香百思不得其解。病房里,所有人都围在咕哒身边,只有加拉哈德站在稍微远一些的门边,至始至终眼里只有自己的御主。
当看到立香皱眉思索的神情,加拉哈德不禁勾了勾唇角。
他喜欢立香认真的模样。
“那家伙不会做没有理由的事。”以少女对库丘林的了解,那男人没可能只是单纯想让她添堵。
黑发的立香不了解前因后果,于是谨慎地闭上了嘴。他从另一个立香的眼里,看出了一点维护的意味。
这孩子刚刚,在帮那个恶作剧之徒说话呢。
“会不会是一种宣战?”saber突然开口。
众人齐转头过去看他。只见男人思索着,说道:“给予敌人持续不断的刺激,是在告诉她,如果想解除这份痛苦,就来吧——”
咕哒福至心灵,说道:“是了,这家伙。想逼我去找他。”看来他相当有自信自己的小把戏迦勒底无人可破。
虽然事实确实如此。
果然,caster的库丘林最麻烦了!
远远的山林里,库丘林正盘腿钓鱼,虽然不知道大晚上钓鱼是什么情况,但这个男人显然乐在其中。
他悠闲地哼着歌儿,不紧不慢地把吊钩甩到河里去。
虽然以他的伸手,要抓鱼何须如此麻烦,但钓鱼的乐趣,显然比抓鱼大的多。
大小姐也差不多该承认被自己摆了一道的事实吧。算一算,也过去几天了。
库丘林打了个哈欠。
早料到以大小姐的性格,绝对不会轻易原谅自己。就算是被暴打一顿然后抛尸野外——也是情理之中。
只不过,一旦回到迦勒底,大小姐就会处于严密的保护(监视)之中。
要再次见面,一定要创造某种契机。
例如,不洗察觉地放下鱼饵。
等待鱼儿自动咬钩。
这是,库丘林最擅长的事。

评论
热度 ( 127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