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26

加哈拉德确实是强大的对手。诧异之下的库丘林,不得不陷入苦战。一时间,山林撼动,电光交错,天地似乎都在为这场无妄之斗而发出悲鸣。

但,远方的少女,毫不知情。

远道而来的客人,正兴趣盎然地观察着少女脖颈上的符文,少女神色面色平静,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

或者说,平静过头了。

哪怕明知对方是什么来历。

“感觉怎么样,实验体002号?”男人亲切地问。

想一拳打爆你的头——这种话当然说不出口,少女冷淡地说道:“你是这个【时间点】的接续人?”

“没错,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不是?我的小可爱——”男人身着普通的迦勒底医疗官制服,有着朴素而低调的路人长相,要不是从他嘴巴里说出来的话太过天方夜谭,那么他一定会被他人误以为,只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凡人。

“哪怕在每一个时空中,肩负接续者这一职责的人音容相貌各有不同,但你们——”

“所以果然不止我一个人?”少女打断他的话。虽然,眼前出现的另一个“立香”已经证明了,观测对象不止一个这件事。

但少女还是想确认清楚。

“哦,当然——现在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试验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恭喜你们。”

男人一边笑着接上刚才被打断的话,一边翻看手中的文件夹:“——但你们总是能第一时间认出我们。”

往下看,只见那普普通通的文件,和罗曼医生习惯使用的病历本,似乎无什区别。但其实那里面记录的,并不是一般的病例,而是叫人触目惊心的实验记录。

“你们,是从一百名适格者中脱颖而出,以强韧的精神挺过数百次轮回的唯二幸存者。”男人快速翻看档案:“这是从遥远的过去传递到我这里的信息。”

就像御主穿越不同时空修正历史一样,有一群人,通过特殊手段,也能干预时空。这群人有组织地监视着每个时空中发生的异常。

也就是立香口中所称的,接续人。

“再过不久,能量就会续满。”男人原本尚且温和的语调,这时意想不到地忽然拔高,脸上也露出神经质的,狂热表情:“你能想象吗?高纯度的能量结晶,其收集难度竟如此之高。”

“什么能量结晶,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不由得,少女生出异样的不祥之感。

“你会知道的——你会知道的——”男人这么说着,忽然凭空消失。

病房里,剩下瞪大了眼睛、不住流着冷汗的少女,紧握胸口。

就像,被人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一样。

毫无主动权的立香,感到难以言喻的悲哀和痛苦。

对方仅仅是通知她——马上,目标就要达成。

那么她呢?那个孩子呢?

死并不是可怕的事,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未知就不一样了。

以如此邪端的方式,将一百名无辜者搅入其中的计划,一定有着惊人的毁灭力量。

可恨的是,她完全没有头绪。

少女咬着牙,静静在病房内,独坐了整整半日。

很遗憾地,玛修恰巧也不在身边,罗曼医生正在为她进行维护。

库丘林……那家伙不提也罢。

举目无亲的孤独之感,一时间难以抑制地涌上心头。

少女没有歇斯底里,甚至,从外人看去的角度,她的表情还相当沉静,似乎只是静坐着,休息。

而这平静水面之下的情绪暗流如何汹涌,甚至因愤怒和不安,即将到达沸点——却无从被他人得知。

本该如此。

忽然,saber 擅自现身。

少女抬眸看向他。

男人一脸凝重地,头一次没有对御主报以笑意。

“你刚刚在偷听?”那看似平静的湖面,即将迎来汹涌的波涛。少女的眼睛,沉得令人可怕。

英灵,果然是不可信任的存在。

少女如是想。

“我很抱歉。”男人没有避讳地点头:“因为,这对我而言,是想当重要的事。”

少女漫不经心地看他,哦了一声。眼神里充满不信任。

她的负面情绪,差不多因为这位英灵的突然出现,而濒临爆发了。

“我追寻的邪恶的气息,从遥远的世界而来。就在刚刚,我感受到了那股气息——”

男人碧海一样的眼眸中,全是严肃。

这一刻,他就像在王塌上听政的,真正的帝王。虽然用帝王之姿来应对一位少女,似乎过于小题大做,但旧剑显然认为 ,这并不是在意这些小节的时候。

“你,和那群人,是什么关系?”

男人的眼中,渐渐的,浮现出了——

怀疑的神色。

评论 ( 1 )
热度 ( 110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