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28

晚间,咕哒又找到了她的从者。

男人惊讶地看着她。

少女双手叉腰,雄赳赳地昂着头,她瘦削的薄肩上左右各挎一个冷藏箱,那沉重的重量,似乎要把她都压垮了,可是,她的背脊仍然挺得那样笔直,一副绝不屈服的样子。

“喝。”

少女如是说。

男人有了不妙的预感。

“难道这里面都是——”

“是我付给你的代价。”少女如是说。她把冷藏箱放到脚边。

她打开冷藏箱,里面触目惊心地,码着一排排试管。那试管中红色的液体,毫无疑问,是充满魔力的——

“怎么可以如此胡来?”男人蹙眉,走上前去:“你需要立刻休息——抽了多少血?“无论如何,温柔本心不曾改变的男人,无法对少女这样糊涂的做法置之不理。

即使是想和他谈判,手段也多得是。

对方却用了最干脆决绝的办法——那就是——不谈了,直接交易。

“玛修不在你身边时,你就会这样出格地行事吗?这可不是好主意。”男人用教训孩子的语气教训她。似乎都忘记了,这个人名义上,姑且还是自己的御主。

“……”少女没说话,只是睁着眼看他。一副,我不打算和你吵架的样子。

“……哈。”旧剑并不是第一次对“女性”感到没辙,他顿了顿,换了个更柔和的口气,像是王子一般地哄道:“总之,我先带您去医疗室。头晕吗?有没有觉得身体发凉呢?”

“不晕,不凉,喝吧。”少女丢给他一管血,说道:“只抽了400cc。你为什么会对我露出这样关切的神色呢?”她突然,假装困惑地说道。

只是逮着机会,想戳对方而已。

男人一愣:“你并不是我的敌人——这一点,希望不是我单方面的自以为是才好。”

“这么快就判定我不是敌人了吗?我身上不是有着邪恶的气息吗?还是说,你有着习惯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坏毛病呢?”少女似乎存心要气他,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您再怎么激我,我也不会为这种小事,和一个小姑娘发脾气。”男人无视她的挑衅,直接把她抱起来,往医疗室走。

尽管他一个人提着两个冷藏箱,手上还托抱着一个少女,但看起来十足轻松的男人,甚至在过道上伸手扶住了快要摔倒的某个人。

“啊、谢谢。”少年如是说。

“请您小心。”男人笑眯眯地对另一个立香说。

而橘发的立香,则挂在旧剑肩头,眯眼看着少年,忽然问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嗯,没事。”少年说着敷衍的话,歉意地冲他们笑笑,离开了。

咕哒:……

“很在意那个孩子?”旧剑没话找话道。

“他情绪有点不对劲。”少女说:“不过,天天关在这个鬼地方,间歇性暴躁也是在所难免的。”

男人莞尔:“这是说自己吗。”

少女不回答。

旧剑抱着少女来到医疗室,刚要进去,却又看见加拉哈德低头从医疗室里匆匆出来。他简略地向saber行过礼,一言不发离开。

“大概、是吵架了吧。”男人如是分析。

少女不感兴趣。

她很注意立香,但对加拉哈德并没什么想法,不如说,她对所有英灵——玛修以外的,都没什么想法。

没有恶念都算不错了。

“如果你的身体垮了——我就无法自由地在人间活动。”男人低下头,以说服的口气,娓娓道来地说道:“所以,如果你还想从我嘴巴里套出什么,请先管理好自己的身体。”

“我不会有事。”少女也很认真的回答:“倒不如说,如果我死了,才有意思呢。”

她说完这句颇有深意的话之后,被医生拉过去检查。

旧剑留在原地。

思索着少女刚刚说的那句话。

评论 ( 2 )
热度 ( 151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