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29

等旧剑抱着御主进了房间,正巧撞见刚开会回来的罗曼医生。一看少女的脸色,医生就明白了七八分。这孩子,又私自抽血了。
“这可不是个好主意呀。补魔也应该循序渐进才对。”医生不赞同地把立香塞进被子:“今天,立香就在我的监管下老老实实睡觉吧。”
为避免进一步增加御主的负担,旧剑主动灵体化消失。
这时,立香看着罗曼医生,笑起来。
那笑容里有一丝丝温暖的味道。
“医生不是很忙吗,别管我了。”少女这样说。
“我可没办法不管你呀。”年青医生挠挠头,拖了把椅子,在立香身边坐下。然后埋头看起书。
立香:……
这是,打算真的守在自己身边的样子。
果然,无论哪个轮回里,医生总是这么温柔。
“呐医生。”
约莫过了一刻钟,一直闭着眼,但根本没睡着的少女忽然说道:“饮血的效果,不如做、!爱强烈吗?——对补魔来说的话。”
“噗——”正在喝茶的清俊男人一口茶差点喷出来。他脸微微发红,眼神瞥到一旁,不看少女,说道:“理论上来说,大概是有些差距。”
“果然啊。”少女翻了个身。
“……”
许久没人说话,医疗室里静悄悄的。
“咳,立香,就算有效率上的差别,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并不推荐御主和从者发生性,?。关系……呃、”不知道为什么,青年医生兀自在那里一个人脸红。
“我也无法想象赤身裸体和别人贴在一起的样子,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佩服那个立香。他一直用做,!爱的方式来补魔,可真是遭罪。”
少女打个哈欠。
“也、也不能这么说。”医生心神不宁地翻看病历,只是刚刚聚精会神的状态再也找不回来了。
“相爱的人做这种事的话——呃,我们换个话题吧。”青年医生挠挠头。
“嗯,反正我也对这种补魔方式没有兴趣。话说回来,我根本不知道爱是什么。”少女爽快地换了个话题:“文学和音乐总是津津乐道歌颂爱情。我虽然在概念上,知道这是一种互相欣赏,互相钟情的强烈情感,但也仅仅停留在概念的理解上。”
“我既不会爱人,也没被人爱过。”
也许是医疗室里温暖的环境,叫少女难得地放松紧惕,袒露心声。
“医生,爱,有多美好?”
“……”罗曼抬眼看向这个少女。
明明应该是憧憬爱的年纪,却对爱毫无理解。
他又想到刚刚那一对主从。
那个立香,也是一样。
完全,不理解爱。
“我也说不清楚。”医生摇头:“爱是很复杂的东西,只能自己体会……”
“是吗?”少女打了个哈欠。
“立香从来没有喜欢过谁吗?”突然,医生这样提问道。
“我喜欢玛修,也喜欢医生。”因为只有你们,始终真诚地对待我。
这话的后半句,少女没有说出口。
“那么,立香果然是不懂爱呢。”青年叹息一声,摇摇头,遗憾地说道:“本来,像你这么大的年纪,最容易萌发的就是爱情。”
“因为不懂这种感情,所以即使没有,我也并不觉得可惜。”少女倒是不以为意。
“爱是一种狂热。”青年医生探身为她压压被角:“当爱情降临时,你的身体和精神就开始发烧。”
“——大概,是这种状态。”
医生艰难地用形象化的语言形容爱。
少女无趣地撇撇嘴:“这不是,要自爆的征兆吗?”
“有的爱确实是毁灭性的。”
医生承认。
“真可怕。”对于此,少女给出了真心实意的评价。
“实际上,就是英灵之中,不少人也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爱。如果你想了解爱情,不妨请教他们。毕竟我……也没有什么经验。”医生说到最后,哈哈干笑起来。
“如果问saber,大概会被当成挑衅吧。安徒生呢?那家伙一副没干劲模样,肯定不会理我。玛修也没有恋爱过。”咕哒掰着指头把从者数了一遍,发现没有可以八卦的对象。
库丘林好像女人不少,但眼下,咕哒完全不想理他。
所以。
她懒洋洋地叹口气,缩在被子里,央求医生道:“我想睡觉了,可以关灯吗?”
“当然。”医生迅速地为她关上灯。
“晚安。医生。”少女说完,闭眼。
“晚安。”医生温和地替她又压了压被角,悄悄出去了。

评论 ( 4 )
热度 ( 128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