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30

结果,最先睡着的还是医生。
大概是平常实在太辛苦,就连坐在凳子上这样不方便的姿势,也没能拦得住医生的睡意。
少女悄悄从床上爬下来,给医生披上毯子,然后离开房间,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走廊里散步。
她永远也走不出命运的轮回,永远也走不出迦勒底。
这种叫人悲伤的认知,被暂时抛在一边,立香一边走,一边倾听迦勒底内的动静。当然,迦勒底是如此庞大的机构,她即使闭眼倾听,也并没有什么发现。
“哦呀。”
忽然,不寻常的声音,破坏了少女一个人的静谧时光。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吗,御主。”
咕哒睁开眼,看到旧剑在她身后,冲她笑着。那笑容里有一点点难得的纵容。
“好孩子该去休息了。”
尽管,他嘴上还是规劝着御主。但并没有做出强行把人带回去的举动。
也因为他的不干涉,咕哒笑起来。少女双手背在身后,微微躬身,难得对旧剑露出轻松的表情。她俏皮地冲他挤挤眼:“你应当看得出来,我从来都不是好孩子那一类的。优等生之类的形容词——适合另一个立香。”
旧剑挑眉。
“那么,你是坏孩子吗?”
男人问。
“不——”少女摇头。
男人莞尔。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立香摆摆手,“心理上来说。”
“您才十六岁。”saber说道:“在我看来,您——你,稚嫩得像一只还没长漫羽翼的雏鸟。”
“和你当然没法比较……”即使自己轮回了这么多次,但和亚瑟王的历史相比,确实不值一提。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男人好奇地问。
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隐藏身影,默默跟在立香身后。
可是这个孩子并没有做任何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事——无忧无虑地呼呼大睡,怀着某种仪式感爬到楼顶看星星——都没有。
她只是闭着眼哼歌,独自在走廊里走来走去。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比起逆子莫德雷德,还要难以理解得多的孩子。
“我在散步。”
咕哒说:“因为我睡不着。要问为什么睡不着,是因为医生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什么难题?”旧剑发现自己突然升腾起了旺盛的好奇心。对他这种历经大风大浪的人来说,可谓十分罕见。
“他说,我应该学会爱人。”
咕哒说。
“爱……吗?”男人惊讶:“对你来说,这很难吗?”
“很困难。”咕哒点头:“我理解不了。我对爱没有同理心。”
“哦呀。”男人颇为意外:“这可真是意外。”
“你爱过谁吗?”少女问。
她的话语在这个场合下,没有挑衅的意思,只是纯粹地询问,因此旧剑也温和地回答了她。
“啊,爱过。”
男人回忆起遥远,遥远的过去,眼睛里露出温柔的光辉。
“和书上说的一样。”少女突然道。
“嗯?”男人好脾气地回应她。
“说到心爱之人时,人的眼神会变。”咕哒比划了一下:“你的眼神,刚刚变得很好看。”和判断她是否是邪恶生物时,截然不同。
“呵呵。”男人笑起来,忽然伸手揉揉她的头。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哦?”少女难得对从者有了一丝丝兴趣。
“她曾经是我的御主。不过,那是很久远的过去了。她作为人类,幸福安详地度过了一生。”
“真羡慕啊。”少女托腮道。
男人失笑看她:“羡慕这样的爱情吗?”
“不。”少女错愕地抬头,露出你怎么会怎么想的表情。但她没有继续说自己在羡慕什么。
从男人的角度来看,这似乎只是少女因为不好意思而逞强的否认。
他不知道的是,少女确实打从心底羡慕另一个少女。
但,羡慕的是别的事。
羡慕她,可以死啊。
“人各有命。”少女最后总结道:“反正也羡慕不来。随便了。”
“话说回来,过几天有高难度的素材收集活动。”少女忽然把话题转到正事上:“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旧剑笑起来,温柔地说道:“啊。”
“我去睡了,再见。”
咕哒背向旧剑挥手离开。男人也消失不见。
虽然,即使问了英灵也没有能够更加理解爱这件事。但和从者的关系,似乎不知不觉融洽了一点。
这样大概也有利于战斗吧?
少女边打哈欠边爬上床,很快睡着了。

评论 ( 1 )
热度 ( 138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