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33

“等等!”男人拉住她,带有一丝责备地说道:“我在很严肃地和你讲道理。”
“什么道理?”少女抬头看向他。
宛如父亲要和进入青春期的女儿进行性方面的教育,作为“父亲”角色的从者,罕见地,严肃地说道:“第一条,保护好自己。”
“你们,”少女反感地甩开他的手:“觉得那样补魔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你也好,加拉哈德也好,都是一副谈虎色变的表情。”
男人抿了抿唇,意识到御主对补魔的理解,错的离谱。至少,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她确实,只是将补魔当做一种单纯的工具。不带感情,无关情欲。
说到底,这孩子,到底有情欲这种东西吗?她说她不懂爱,或许是真的,并不是开玩笑……
“明明是你们需要力量,御主才会做这种事。”就在saber沉思的间隙,少女却忽然,发飙了。
“抽血也好,和陌生人做,?。,爱也好,你以为御主就很乐意吗?如果不是这莫名其妙的规则,我也好,那孩子也好,谁愿意和你们搅在一起,谁愿意——”
“……您并非自愿参加迦勒底吗?”
旧剑在她的话中,敏锐地把握到了某种关键信息。
“不说这个,”少女却一挥手,又把话题扯回来:“那种最高效的补魔首段,你们凭什么否定?又凭什么一边否定,一边做着同样的事?那个加拉哈德真的是骑士吗?说他是最双标的坏家伙也不为过吧!一边看不起立香,一边对立香做着同样的事。那家伙的脑袋,坏了吗?”
“……”旧剑叹口气,蹲下来,把气到脸涨红的少女搂进怀里。
明明看起来是凉凉的性格,却意外地会为别人打抱不平……
“他只是嫉妒。”男人如是说。
“嫉妒?”少女莫名其妙:“为什么?”
“这是卑劣的独占心在作祟。如果你很爱一个人,啊,是的,有时候,爱会让人变得很糟糕。爱会让人互相伤害。”
“这种爱不要也罢啊?”少女奋力挣扎,可挣脱不出从者的怀抱。
“爱是无法控制的。”男人嘘口气,保持单膝下跪抱住御主的姿势,说道:“强烈的,溢出胸膛的感情,即使受过最良好的教育,有最尊贵的身份,也难以抵御爱的……”
“就像你的皇后背着你和骑士偷情?”少女困惑道。
男人沉默一秒,而后笑着说道:“是的。爱就是这样叫人奋不顾身。”
“你,是在故意气我吗?”男人这么说着,忽然弹了一下咕哒的额头。
咕哒心虚地把眼睛瞥向一边。
“看来,你也对我进行过一些调查?”男人倒是不太介意,千年之前的事,要说还没忘怀,那就太过于可笑了。
少女撇撇嘴。
“我从没在加拉哈德的眼睛里看见过那样专注的神情。毫无疑问,他深爱着那个立香。”
亚瑟王说道:“所以,才会嫉妒别人碰触自己的御主……但我记得,那孩子一直以来,只有加拉哈德一个从者吧?即使是补魔,也应当只和加拉哈德——”
男人蹙眉。
“谁知道,也许以前有过其他从者也不一定。”咕哒突然插话。
“这倒是——例如那个叫库丘林的男人,也是半路跑出来,自称是你的从者。”
“呃,”少女心想,要暴露了吗?
两个立香共同的秘密,难道就要这样暴露吗?
“不过,现在我想谈的并不是这个。”男人自己笑起来,摇摇头,又把话题转回来:“如果你能够理解何为爱的话,解释就相对简单得多。那种事,应该和自己所爱,也爱自己的人做。”
“……”
“当然,也有很多并不相爱的人因为各种理由……虽然是个人自由,但我觉得有些可惜。相爱的人,才会更尊重彼此。”
“如果只是把这件事当成工具,那么,很容易伤害真正爱你的人哦。”
“……”少女暗想,她不需要这样的爱,她也不想这样去爱谁。从旧剑嘴巴里说出的这番大道理,只让她觉得爱是既苦涩又麻烦,傻子才去做的事。
“唯独这件事,好像怎么和你讲都讲不通呢。”男人从少女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心思,无可奈何道:“有种,我败下阵来的感觉。”
“那就别说了。”少女趁着男人松懈的功夫,把自己从对方怀里拔萝卜一般拔出来,说道:“我要去把加拉哈德揍一顿,让他跪在地上向立香道歉。”
旧剑冒出大事不妙的预感,挂着冷汗说道:“如果可以,我想拒绝您这种不合理的请求。”
少女冷笑着举起手背,亮出令咒:“哦?”
“哈——”男人无可奈何:“宝贵的令咒请别浪费在打架上,我知道了,替你出口气对吧?只不过,我们即使教训了加拉哈德,那孩子可能会更加痛苦也说不定哦?”
“胡说什么?如果有人在我被欺负时对我施以援手。”少女大步往前走着,边走边说:“我不知道会多开心呢。”

评论 ( 3 )
热度 ( 135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