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34


这日晚间。
“请等一等!?”
刚从实验室回来的玛修,吓得死死抱住咕哒,说道:“前辈,暴力禁止!”
原本就不想充当“打手”的旧剑也适时地表示赞同。
咕哒在众从者的反对下,虽然想捅殴加拉哈德,但也只得怏怏罢手……
但是,她还是很担心那孩子。
状态很差啊。
不过是和从者吵架而已。她也和库丘林吵架,也没有这样失魂落魄过。那孩子为什么那么重视加拉哈德呢。
说到底,那么重视英灵又有什么用,反正到了紧要关头,那些家伙总是会以各种理由背叛自己。
少女一边想事情,一边把已经收集的素材做归类。依据素材使用的不同,英灵的性能也会不同程度地强化。虽然迦勒底有一套官方推荐的素材喂食计划,但立香习惯于结合自己丰富的经验,为从者量身定制素材大餐。
对她而言,这样效率更高。
她除了补魔这件事上选择效率更低的喂血之外,其余事情上,当之无愧是一位优秀的御主。
嘛,毕竟有这么多代目的经验呢。
例如玛修的话,需要的素材就是这些……
她把素材压缩得来的高能结晶递给玛修。
玛修开心地道谢。
接着,是安徒生和旧剑的份。
只有在这种时候,安徒生才显得比较和颜悦色,甚至愿意给立香读一段未公开于世的童话故事。
接着是旧剑。
照例,立香咋舌于旧剑的好胃口。
“王的胃口都这么大吗?”好不容易攒了许久的素材,被从者一口气就吃光了,咕哒叹口气,非常不痛快地说:“你也太能吃了。”
男人呵呵笑着。
对于少女不带任何讨好的态度,他已经完全地习惯,渐渐的,也甚至能从那辛辣的发言之中,体会到一点点乐趣。
例如,现在抱怨他十分能吃的少女,实际上也是拼了命地攒素材。这种嘴巴和行动表里不一的行为,简单的说叫做不率直。
“谢谢您。”这时候的旧剑,又恢复了彬彬有礼的模样。
“……”少女翻过身去,不再说话。
白天的激烈战斗,其后遗症是肌肉不适感骤然增加。咕哒现在秃废地趴在床上。玛修一边为她按摩肌肉,一边说,“前辈,最近肌肉的状态很差,请绝对不要勉强自己。”
“没办法,那个立香的状态不好,我只能搭把手呢。这也是所谓能者多劳吧?”
咕哒懒洋洋地闭着眼,一边舒服地哼哼一边说。
“或者说,是在逞强呢?”旧剑在一边冷不丁地调侃。
“你这家伙,真的是亚瑟王吗?亚瑟王在历史上嘴巴也这么讨人嫌吗?”咕哒不满地哼哼。
玛修的按摩太舒服,她甚至眼皮都没抬一下地在和旧剑抬杠。
“大部分时候,”男人笑得十分亲切:“我姑且不会这样恶劣。”
“请你把我也算进大部分——那一类里去吧。”咕哒没好气地说。
男人爽朗地笑起来。
一边嫌弃旧剑,少女忽然又回想起自己有事没事也喜欢在言语上挑衅saber。
所以最开始挑起战争的是自己吗?
少女暗自噎了一下,真正的闭嘴了。
“哦呀,怎么不说话了?”
见少女闭口不言,男人却又按耐不住似的主动撩拨起来,说道:“玛修的按摩真的有这么舒服吗?你像是把刺都收起,露出柔软肚皮,等待人抚摸的可爱刺猬呢。”
立香对此的回应,是哼了一声,并不接话。
察觉御主是真的不想再说话了,男人遗憾地闭上了嘴。不一会儿,休息室里响起细细的呼吸声,立香睡过去了。
安徒生收起书,径自消失,玛修为立香盖好被子,然后担忧地转过身来,对旧剑说道:“我不在的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前辈好好的突然要去找加拉哈德先生的麻烦呢?”
睡梦中的立香翻了个身,两名从者齐齐将视线投过去,发现对方还睡着,又将视线转回来。
“因为她想为那个孩子打抱不平。”男人笑道:“从我的角度来看,这个理由轻率过头了,简直过于孩子气。”
玛修又看了一眼少女,才低声说道:“您不会明白的,前辈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
因为以前,前辈也这样被其他从者抛弃过,很多次。
这种话,说不出口。
“……”男人感觉到玛修情绪的突然低落。
“但是不管怎么说,内讧并不是聪明的做法,前辈只是气昏头了,您……”玛修犹豫了下:“为什么不阻止她,反而还一副要陪她去找麻烦的样子呢?”
既然觉得这是小儿科般的斗气,又为什么放纵前辈呢?
这个王的心思,真是难以猜测。
“因为她用令咒威胁我呀。”男人笑眯眯说。
但,彼此心知肚明这只是场面话。
saber并不是会被这种事威胁,而束手无策的人。
“……我知道了。”玛修顿了顿,冲他鞠躬道:“请您也休息去吧,前辈这里我来照顾就好。”
“啊。”
男人消失。
一同消失的,还有旧剑的心里话。
为什么纵容她呢?
其实,连旧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评论 ( 4 )
热度 ( 135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