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36

“如果加拉哈德不再承认我,那么,请你成为我的力量吧。”
少年盯着掌心,喃喃自语。
与少女的决裂,与从者的分道扬镳,头一次让立香觉得如此孤独。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很不幸的,他知道答案。
没有。
没有尽头。
少年长叹一声,卷着被子,佝偻着身体睡下。
他原以为加拉哈德是不一样的。可是到头来,他还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只是这样的痛楚,来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这份疼痛的撕裂之情,到底缘何而来呢。
……他不懂啊。
“您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少年?”
另一头,坐在桌边享用红茶的男人,出其不意如是问道。
“秘密。”少女简单而直接的回答。
“真是坦率的拒绝,您这样的态度,大概只有我才忍受得了呢。”saber不以为意地笑说。
“是啊。”咕哒把半杯牛奶加进咖啡,一边搅拌一边说:“你的确很能无视别人的敌意,我明明一副不想和你讲话的态度。”
“这种辛辣的发言,也是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男人放下报纸,瞥眼看向自己的御主:“一般来说,男性会更喜欢温柔的女性吧?”
“我管他们喜欢谁。”咕哒一脸理所当然。
“但您明明很在意那个少年?”
男人又把问题绕回来。
“所以说——”少女一边看迦勒底派发的资料,一边说:“我喜不喜欢他,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打探这些情报到底想干嘛。”
“我只是随口一问呀。”男人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
“随口?”立香狐疑地抬起头,看到从者一脸坦然,纳闷道:“那你真是很闲……”
“因为已经在迦勒底待机半个月了呢。”
男人神色自若地接话:“除了例行模拟训练外,几乎无事可做,如此便让人松懈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所以你就拿御主来打发时间吗?真是本性恶劣。”咕哒忍无可忍站起来,往休息室外头走。
男人紧随其后。
“为什么要跟着我?”少女猛然回头,差点撞上saber。
对方无辜地耸肩:“顺路。”
咕哒头上蹦出一个井字,忍了又忍,终于咬牙说道:“我道歉,我不该拿私事挤兑你,所以你也别再捉弄我了,我认输,抱歉!”
“哦呀。”男人却一反常态露出惊讶神色:“你还在想那件事吗?说实话,我已经不记得了……不过,你会为这种事道歉,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你的道歉,”
男人顺势说道:“我接受了。”
少女常舒口气。
“那么,可以别跟着我了吧?哦对了,也别打探我和那个立香的事——”
“那可不行。”
却没想到她被从者彬彬有礼,语带笑意地拒绝了。
“我只是,单纯的想跟着御主。”
男人笑得一脸天然和善。
“并不是,在报复你啊?”
还有点无良的,如是说。
“——哈????”少女一脸不可置信。
而现在旧剑的场合,他倒是没有撒谎。
确实。是因为闲过头了,所以忍不住想逗弄年轻的御主,仅此而已。
报复什么的,才真是冤枉他了呢。

评论 ( 2 )
热度 ( 140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