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38

男人跟着少女,一路来到熟悉的医疗室。

“医生啊——”少女风风火火迈进门的半只脚,忽然停在空中,连带着,打招呼的尾音也转了一转,改口道:“玛修哟——”

房间里,医生的容貌一如既往的温柔俊美,只是在往日温和的眉宇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忽然多了一丝阴霾。而被少女呼唤的半从者,则笑着从床上站起身,迎过来说道:“前辈!”

“你也终于体检完啦。急急忙忙把你叫过去二次检查什么的真是够呛。”少女一把揽过玛修的肩膀,挤挤对方,说道:“这几天都没看见玛修,我很寂寞呢。”

只有在看玛修的时候,少女眼睛里的坚冰,才真正会融化掉。

只是一边的医生,虽然强打精神笑着,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这叫一直在后面默默观察的旧剑,感到有些疑惑。

“前辈,我回来了!”短发少女精神十足地握住她的手:“前辈这几天,没有惹麻烦吧?”

看来大家都有意无意觉得,咕哒是个“很难搞”的家伙。甚至连玛修都十分沉重地为其着一份心。

咕哒却哈哈一笑,顽皮地说道:“我什么都没做啊。这段时间按照上面的要求,一直在迦勒底待机。”

“立香,”往日里可亲可爱的医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如此蛮横地插话:“大概是半从者的缘故,玛修会容易感到疲劳,所以尽量不要让她太过于勉强哦!”

这种耳提面命的暗示,就差没直白地说:“你干脆成天让她放假,劳务活动交给其他从者去做好了!”

“咦,医生好偏心玛修啊。”少女嘴上这样说着,却做出了保证:“我不会让她太辛苦,毕竟,我是不提倡加班的御主啦。”

而默默观察的旧剑,却从这轻松的谈话氛围中感觉到了某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三个人虽然都笑着,可是笑意并没有传达到眼睛中……

晚间。

少女把门关上,双手抱肩,一脸严肃地看向玛修。

“身体状况怎么样?说实话。“

即使明知道玛修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身体会一直恶化下去,即使已经历经了无数同样的场景。但少女如此严肃而郑重的态度,却从未改变过。

”你如果有上一次轮回的记忆,就应该知道,你瞒不了我。“少女一手壁咚过去,歪头凑在玛修耳边,皱眉说道:“难受吗?”

……玛修的脸不由自主红起来,她把头撇开一点点,慌乱地说道:“还、还姑且可以……”

“那就是快到极限的意思了?”少女退开一点点,十分凝重地思考着,片刻后说道:“看来,得给你放长假了,多少可以延缓一点——”

“没到那个地步!”玛修紧急地抓着她的手:“前辈,我没有在逞强。根据医生的诊断,我的活动时间还没有到岌岌可危的地步……”

也许是少女眼中的情绪太焦急,咕哒放缓和了口气:“那么说,是医生小题大做了吗?”

“……就是这么回事。”玛修长叹口气:“前辈知道的吧,医生是个很温柔的人……”

“而且演技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这个方面,有点拙劣。他强行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反而叫我以为你怎么样了。”咕哒挠挠头,吐槽。

确实,按照经验来看,玛修不至于现在就……

玛修,也是咕哒身边的一颗不定时炸弹,时时牵动着咕哒的心。

“不过,我已经找到了苦力,以后麻烦的事——”咕哒比了比门外。saber奉命在外面待机。

“找他做就好了。为了使唤他,我可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都快贫血了。”

玛修歉意地点点头。她知道这种时候逞强并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前辈和那位从者的关系……好像,微妙的,有一些不一样了啊。

评论 ( 3 )
热度 ( 108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