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39

“说起来,那位库丘林先生呢?”玛修放心不下的从者,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上一次人理修复活动中,一直陪伴在前辈身边的库丘林。
“那傻狗。”咕哒冷哼一声,摆摆手:“他是死是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也是脱离常理的存在,”玛修却没有咕哒那么意气用事,而是从冷静的角度分析道:“我总觉得那位大英雄的出现……”
“当然不是偶然。”咕哒皱眉:“所有接近我的家伙都怀着目的,都是必然。啊,除了你……你也是够倒霉的,遇到我……”咕哒说到这里,情绪有些低落,不过很快又自己振作起来:“我有在防范那条蠢狗,绝不会第二次,死在他手里。”
死?
“上一次轮回中……前辈和他究竟发生了什么?”玛修终于忍不住问出来心中潜藏已久的疑问。
“你想知道?”咕哒微微挑眉,十分严肃。
“前辈不想说的话当然——!”玛修从咕哒的眼睛中看到了某种沉重的感情,她忽然觉得,提起这件事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没关系。”咕哒笑眯眯地说:“我只是被那家伙狠狠设计了一回,他为了拯救全人类,把我当做祭品送上了——”
还没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前辈,请……不要再说了。”玛修的眼睛里,不知不觉蓄满了泪水。
“哦,好。”咕哒干脆地换了个话题:“洗澡去吧。”
说罢,她打了个响指,解除了防止窃听的结界。
门外闭目休息的男人瞬间感知到了结界的消失,他睁开海一样深邃的眼睛,这时,里头的门打开。
“saber。”咕哒说道:“偷听有意思吗?”
一听到如此挑衅的话,在旧剑还没给予反应之前,玛修已经一脸不妙的表情了。
怎么她去研究所住了几天,前辈和这位英灵的关系越来越针尖麦芒了!?
“我可是,什么都没听到啊。”和玛修以为的不同,男人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和颜悦色地摸着咕哒的软发,温声道:“我只是履行从者的义务,在门口担任守卫。”
咕哒一副根本不相信的样子。不过没有证据,她也不能拿旧剑怎么样。
一旁的玛修简直无语了,不知道这对主从是怎么回事,尤其是前辈,简直像刺猬一般,从开始就单方面对从者抬杠。
旧剑先生,一定是深深,深深地得罪了前辈呐……
这样的主从关系,究竟该如何维持下去呢?毫无信任的合作,究竟能支持到什么程度?
可是过份信任从者,对前辈来说……又会赔得血本无归吧?
自己如果处在前辈的立场,恐怕也无法用更圆滑的态度处理和从者的关系。
前辈……
短发少女带着深深的忧虑,瞥向走在不远前方的御主。
而少女这满面愁容的模样,又落到静静观察的男人眼中。
走在最前面的御主,倒是一副无所察觉的样子,甚至在哼着歌儿。
另一边。
迦勒底不为人知的某个角落。
藤丸立香终于下定决心。
念起了诡异的召唤咏唱文。
一阵蓝光过后,巨大的召唤阵中闪现强大的力量,本应该无法再召唤从者的立香,竟然召唤出了不得了的……

评论 ( 4 )
热度 ( 92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