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41

作为绝对理性的御主,还有一件事,叫立香无法忍受,即,他的两名从者看起来要互相残杀了。
有损战斗力的事,绝对不允许发生。
立香裹着骑士丢给他的斗篷,颤巍巍站起来,命令道:“加拉哈德,退下。”
以守护姿态站在他身前的骑士闻言回头,淡淡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感情起伏地说道:“我的职责是保护您。”
“退……咳咳……”
“即使把您伤成这样,您也还要维护这头狂犬吗?”以撼动山岳的气势将盾牌竖立在狂化的库丘林面前,一副不打算退让半分的姿态,加拉哈德的语气越发冰冷:“任性也该有个限度吧,前辈。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召唤出了这家伙——”
加拉哈德的视线从立香转移到面前的英灵。
狂化的库丘林,已经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他的眼睛泛着危险的精光,每个细胞都在热切地期盼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哪怕杀死召唤自己的御主也在所不惜的,狂犬。
“但,请让我在事态发酵前解决他。”
比起冷酷,加拉哈德也毫不逊色。
也许他的温柔一开始就被立香给占据,而后又因为立香,而消散得无影无踪,继而又成为了,看似无情无欲的英灵。
“哦?你可以试试。”
对面的英灵,危险地眯起眼。低沉的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
在一触即发之时,看似弱小的人类御主,忽然低声默念起一串旁人听不懂的咒语。
“你!”
一条条卢恩符文幻化成锁链,从御主手心迸发而出,牢牢地钳制住库丘林。
“……”加拉哈德微微露出讶异表情,他不知道自己的御主还藏有这样的首段。
凌驾于令咒之上,控制英灵的手段。
狂犬仍在愤怒地咆哮挣扎,可那只是无用功,比御主强上不知道多少倍的英灵,如今被束缚在铁链中,越是反抗,就越要承受符文给予他的疼痛。
“你先冷静一下吧。”少年垂眸对库丘林如是说。然后疲惫地靠墙,慢慢穿衣服。
加拉哈德静静站在一旁,最终看不下去,取过衣服帮御主一一穿戴好。
“我送您去医疗室。”
说罢,加拉哈德打横抱起御主,对御主赤身裸体和别的英灵在一起也好,对御主背着他召唤出新的从者也好,这一切,加拉哈德选择缄默。
什么都不问。
什么都不说。
也许。
如果立香还有一丁点力气的话,也决计不会愿意叫加拉哈德这样抱着他。
他感到窘迫和难堪,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情绪。他还不太能够消化这种负面影响,身体脏器又受到破坏,于是整个人都萎缩下来,微微弓着背,缩在从者怀中。
在这位从者的怀中,他感觉不到温暖。
一丝温暖,都没有。
而地下深处,被束缚的狂王,还在做着无意义的挣扎,被欺骗和被压制的愤怒,叫他那深邃英俊的脸都微微变形。
卢恩符咒予以他的刺痛虽不致命,但宛如钉入眼睛的沙子,十分难以忍受。
狂躁的情绪自然到达顶点。巨大带刺的尾翼胡乱拍打横扫。
忽然,一管与这晦暗环境格格不入的唇膏,因为这一通乱震,从立香的口袋掉下,又滚到狂王的脚边。
少年并不会主动买这种东西。
这一定是某个女孩强塞给他的。
在这不起眼的唇膏上,英灵敏锐地嗅到了熟悉的气味。
ri...
ritsu...
他狂躁的情绪因这甜美而熟悉的气味,而慢慢沉淀下来。
……

评论 ( 7 )
热度 ( 114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