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42

尽管表情十足冷漠,加拉哈德的心中却远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需要竭尽全力克制自己,才不会在立香面前暴露多余的情绪,例如担心,例如心痛。
无论他承认与否,怀中的御主,才是能牵动他情绪的人?而眼下,对方似乎因为受到重创,连呼吸都变得像蝴蝶翅膀一样又轻又薄,仿佛一碰就要碎掉。
“我带您去医疗室。”从者如是说。
“不行。”
御主摇摇头,倔强地说:“没法解释这伤是从哪里来的。”
“就说是训练中不小心。”从者不打算理会御主的反对。
立香咳嗽一声,摇头道:“不能去,加拉哈德,送我回房间。”
一瞬间,加拉哈德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逼迫他违背自己本愿,带着御主,朝医疗室的反方向走去……
立香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毫不犹豫地使用了令咒。
“您……”加拉哈德的额角爆出青筋,良好的教养让他将粗话咽回喉咙,无法违背令咒的从者,咬牙道:“您在和我赌气吗?即便如此,也不应该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
立香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现在根本无心吵架,几乎是哀求一般地,他对从者说道:“带我回去……好吗?基本的治疗,加拉哈德的话……足够了。”
病弱的御主,脆弱的样子叫人怜悯。
而尽管脆弱,却固执得可怕的态度,又叫人心生敬意。
加拉哈德知道,立香从来不是好说话的人。平时,看上去态度温和,甚至有些腼腆,但这并不妨碍他坚持自己的想法。
哪怕,受伤成这样,也不惜用令咒将自己的决意贯彻到底。
……
晚间。
利用英灵违背常理的力量,立香勉强得到了治疗。他病怏怏地蜷缩在床上,房间里没有开灯。
很冷。
发起低烧却不愿意去看医生的少年,已经有些糊涂,忽然喃喃自语一般,对空气说道:“加拉哈德……”
从者应声而现。
“我好冷。”少年如是说。
从者沉默地坐在床沿,用手探对方额头上的温度。
“好冷……”
神志不太清楚的少年,胡言乱语着。
“抱抱我吧,加拉哈德,求你了。”
微弱的,如哼哼一般的央求,像一粒种子,炸开在加拉哈德刻意冰封的心田。
病中的少年,忽然被抱在一个熟悉的怀抱中。这一次,似乎怀中有了些许温度。少年下意识地将头埋在骑士胸膛上。
加拉哈德慢慢用魔力织成茧一般的治疗阵,将自己和怀中的御主一并沉入温柔的光辉中。
外头,睡梦中的咕哒猛然惊醒。
不可能吧……
她扶着额头,不确定自己究竟是被梦魇影响到,还是真的感应到了什么。

加了个新tag方便各位追文

评论 ( 4 )
热度 ( 85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