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43

就算不想承认。
咕哒揉了揉额角。
从者与英灵之间因为契约缘故,存在着双向感应。如果某位英灵不幸和咕哒有着,或曾经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么这份感应可能会比其他人来得更为强烈。
不过,那也应该是上辈子的事才对。
这一次,她可没和那家伙签订什么契约。
咕哒随手点亮夜灯,下床喝水。
刚踩在坚实的、令人安心的厚重大地之上,地板就不易察觉地轻微震动了一下。
嗡——
像是宝剑出鞘,微微震鸣。
咕哒狐疑地放下喝了一半的水,不确定地侧耳听了听。
“您怎么了?”门外,忽然响起旧剑的敲门声。
——都说了,感应是双向的。
疑神疑鬼的咕哒,其情绪波动自然而然也传给了门外的英灵。
“休息去吧。”咕哒说。
“您这种状态,让我不得不提起精神。还好,我对熬夜颇有心得——”门外的男人话匣子一旦打开,真是收都收不住。
对方行云流水的自来熟,叫咕哒从一开始的烦躁,早已潜移默化转为习惯。咕哒一边把旧剑对大不列颠时期熬夜鏖战的追忆当成耳边风,一边一心一意寻找那奇怪的震动。
然而震动昙花一现,只存在了那么一眨眼时间就消失了。
突然。
咕哒:“会秃头的。”
“当时战士们彻夜行军——嗯?”旧剑即使被人插话,也十分有涵养,毫不生气。
或者说,是对御主的纵容。
他纵容女性御主的历史,亦是由来已久。
“我是说,熬夜行军容易秃头。”咕哒打了个哈欠,胡说八道:“你的发际线倒是比一般英国人来得坚挺……”
门外男人似乎笑了,说道:“哦呀,您终于开始对我的外貌感兴趣了吗?”
咕哒撇撇嘴,知道这是一个语言陷阱,于是避而不答,只说道:“你刚刚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不然怎么会大半夜来自己门口大谈特谈。
“啊,一股强大的力量,转瞬即逝。”
“难道你以为是我变异散发出这力量来的?”咕哒说这话时已经翻身上床,胡乱拍了拍枕头,躺下之后嘲讽道:“你就算这样夜以继日盯着我,我也不会给你加班费。”
门外又传来一阵轻松的低沉笑声,仿佛咕哒不是在酸他,而是讲了什么愉悦人心的笑话。
总而言之,亚瑟王确实是一个叫人捉摸不透的家伙。
少女暗想。
“请不要只将我当成监视者,”门外的男人振振有词:“我同时也是你的保护者。”
“知道了知道了——”内里传来敷衍的应答。
一会儿以后,刚刚还弥漫轻松氛围的空间,一时间像满树樱花飞舞落地,最终沉淀下来。
夜又变得安静。
确认御主睡着之后,旧剑也默默消失了。

评论 ( 3 )
热度 ( 101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