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44

可不安的心情却在少女胸膛深处蔓延。
咕哒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她下意识地摸摸脖子后方的符文,那标记随着时间流逝,已经黯淡得几乎不见,只有一点点浅浅的印子。
可就是那一点印子,却始终强迫咕哒想起过去的事。
亦师亦友的库丘林,曾经是她的保护者,是最接近父亲、朋友和情人角色的,复杂的存在。
轮回这么多次以来,除了玛修,库丘林是唯一和少女有深厚羁绊的从者。
这种阴魂不散的羁绊难道还要持续到这一世吗?
话又说回来,那一次见面时,他突然狂化又是什么情况?
起码上一世,她并未见过狂化的库丘林。
少女伸手摸摸脖子后面,魔术回路顺势如火花般闪现,那顽固的符文,尽管淡化了许多,却仍然无法被人为抹消。
这符文是用来定位的吗?还是有别的作用?那家伙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谁派他接近自己,这一次,他想做什么?
尽管闭着眼,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却不停在少女脑袋里打转。如此过劳地思考着,也不知道刚刚还嘲讽旧剑发际线的家伙,自己是不是要以身作则,提前秃头。
唉。
她翻了个身。
好孤独。
没有人理解自己,没有人和自己站在同一立场上。
这份孤独,让人难以消化。
少女罕见地,失眠了。
安徒生并不是好相处的家伙。玛修是特殊的,不应该将她卷进来。旧剑将自己视为危险的存在。另一个立香不愿意同自己联手。
上一世,她曾经觉得很幸福。
库丘林曾经让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有人理解自己。她不是孤独的。
这一世连这样的人也不存在。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练就钢铁般坚强的意志和精神,但……
为什么今天,却如此地……想念那蠢狗呢……
她蜷缩着,在黑夜中露出罕见的脆弱姿态。这姿态叫旧剑见到,一定分外新鲜。
因为少女在哭。
大概,谁也没有见过,少女的眼泪

评论 ( 4 )
热度 ( 103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