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45

另一边,被强力咒链束缚着的狂王,忽然发出痛苦的咆哮。
若不是这不为人知的密室早已设下了重重结界,他的啸声恐怕会震动整个迦勒底。
狂化的男人的心脏,忽然不受意志地抽痛起来。这并不是立香施与他的克制魔术带来的刺痛,那是更深沉的,直激灵魂的震颤,一下一下的,让理性本来就不剩下多少,只有冷酷之情占上风的狂王,都无法忍耐地为之痛苦。
他和少女之间的羁绊是那样深沉。
即使被人为地斩断,彼此也能感应到对方的痛苦。
在少女蜷缩着,孤独而疲惫地淌泪的同一时间,被束缚着的男人,冷性狂野的深邃面容,那狂化的眼睛里,也泛起痛意。
痛苦的并不是某一个人。
而是彼此。
深刻的羁绊让双方互相被影响,而负面的情感,在特殊的环境下,不断在两人心中回荡,放大,越来越痛……
库丘林这滚蛋……
少女痛苦地捂住头。
“……”
男人无声地咆哮,想要挣脱束缚,回到少女身边去。
梦里,是一望无垠的原野,少女背着手,嗔怒地说道:“你这滚蛋!”
“抱歉抱歉!”
温暖的大手忽然盖在她头上,随即,高大的男人将一片阴影投在少女眼前。
“难得的休息日,不知不觉就睡过头了。”
对方没心没肺地说。
少女气的用令咒命令他揍了自己一拳。男人摸着头抱怨御主的粗鲁,两个人眼睛里却都是温柔的光。
……
然而此刻。
立香猛然惊醒,加拉哈德微微垂眸,把怀中的少年环紧一点,低声问道:“您怎么了?”
“那位从者,似乎还和其他御主有些深深的羁绊。”
少年痛苦地皱着眉,浑身魔术回路骇人地浮现,遍布了整个皮肤表面。
强行缔结契约,后遗症大概是御主要承受魔术回路无情的反噬。深知代价的立香,此刻在与叛逆的狂王对峙着。
一方想要收服,一方想要挣脱。
加拉哈德面上没有太多表情。
他可以选择破坏……只要他微微动动手脚……僵持的平衡就会打破。然后,御主就会因为魔术反噬,体力不支,昏过去,沉睡几天……他有足够时间去处理那碍事的英灵……
可骑士并没有这么做。
他总是,很能抵抗自己阴暗的私欲。
骑士一只手按在御主肩头,另一只手捏着对方尖尖下巴,吻上去。
舌尖咬破,血腥和刺痛同时在口腔蔓延,但随之而来的,还有充沛的逆向魔力。
约一个小时后,这场无声的对决终于落下帷幕。
另一边的少女,忽然心口一空,她下意识地摸摸脖子后面。
卢恩符文,消失了。

评论 ( 12 )
热度 ( 77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