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48

旧剑错愕片刻,随后很上道地追随上去。只是这一次,他明智地选择了隐匿自己的身形。
只见少女一路蹙眉,沉默不语来到射击室。
迦勒底出于自保目的,当然配有枪械,御主作为肩负人类未来的关键,也必须学习使用枪械。
只是这个少女似乎太过于熟练了。无论是上膛还是瞄准,或者是毫不犹豫的射击……就差没明着说,这家伙想大开杀戒了。该庆幸她只是在射击室宣泄一腔怒意吗?这家伙要是被放出去,可算的上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论及危害性,这个一直被自己防备着的御主从没做出过什么出格举动。哪怕有时候她显得冷言冷语,但都不用和沙条爱歌那样的狂人相比,就算比之常人,少女也并不是危险的存在。
是否该反省自己过度的警觉呢?
男人如此深思着。
射击室里,发发命中靶心的成绩,不免叫人咋舌。而少女本人只是把其归结于多训练。
活了这么多辈子,枪法好一点,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吧——这种话虽无法言明,但少女本人自然是这么想的。
不光是她,恐怕另一个立香,也有着什么保命特技也说不定。
而此时,另一个立香正昏沉沉地躺在床上。
持续不断的低烧,浑身发冷,恶心想吐,这些后遗症,并不是那么轻易能除去的。
加拉哈德忧心忡忡地注视着御主。半夜立香睡下去时,他曾经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魔术的反噬是三番两次,轮番上阵的,间歇性的退烧,并不代表健康的恢复,反而是下一次重创前的回光返照……
立香身体软软的,陷落在床上。头闷痛而晕,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晃动,神经上巨大的压迫感,叫他难以安眠。
“不用担心。”躺在床上输液的人反倒这样安慰自己的从者:“死不了哦,我的话。”
加拉哈德不忍心地伸出一指,轻轻压在对方干裂的唇上:“请您不要再试图逗我了,这种情况下,我笑不出来。”
“……”立香沉默。
“我只希望您早日恢复。您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反噬带来的伤害如此之大。”
“我还有,好多好多事没有告诉加拉哈德……”少年咳嗽一声,虚弱地说:“我有好多秘密。”
“嗯。”从者无奈地为他掖掖被角:“您有好多秘密。”
“我不能说,原谅我。”少年疲惫地闭上眼睛:“我无法……”
又是一阵咳嗽。
少年苍白的病容犯着衰败的气色,而两颊又因为高烧,红得吓人。
“……”
加拉哈德最终执起对方没打点滴的那只手,吻了一下。
对方已经再一次地,昏睡过去了

评论 ( 8 )
热度 ( 68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