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49

等到少女一身汗从射击室出来,男人兀自在她身后现身。

若是抛弃君王的威严,单纯以“青年”的身份现世,那么亚瑟·潘德拉贡大概是相当厚脸皮的那种。起码在前不久前被人吼过之后,还能笑眯眯地凑过来,其心理素质可见非凡。

少女斜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从他身边走过。

“立香。”

对方第一次喊出了她的名字。

少女正坐在长椅上,侧身解系在小腿肚子上的负重。对从者的呼唤保持着无视,似乎她的世界里就没有亚瑟·潘多拉贡这号人。

“我们谈谈?”男人屈膝在她身旁半跪下。语气带了些不容置疑的强硬。

这倒是比那假面一般的笑容——起码少女是这样认为的,看得顺眼一点。她于是半挑着眼皮,斜瞥过去,说道:“哦。”

得到御主的首肯,男人一挥手,风的结界将他们包围。这样就能确保谈话永远不会被第三个人知道。

“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男人开门见山地如是问。

“亚瑟王一副打算和我推心置腹的样子算吗?”少女把手中的绷带一扔,哂笑。

“我正在讲正经事哦?”男人微微偏头,好脾气地笑了笑,并不接咕哒的挑衅。

“你到底想干什么?”少女蹙眉。

“我知道你在防备我。”她一边打量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一边莫名其妙道:“尽管我不知道理由。”

“我道歉。”男人很坦率地,甚至都没打算辩白。

而这态度叫咕哒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少女仔细地观察这那张无死角的英俊面容,发现那眼睛倒是很真诚。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那对我毫无意义。”少女摇头:“我想知道你现在到底要干嘛。”

“你现在,是打算和我摊牌吧?”她无意识地挥舞了一下手,那样子又叫旧剑无端想起,差点砸在自己脸上的拳头。

大概是第一次被女性这样对待,这经历已经深深印刻在了男人的记忆里……但现在,并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

男人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我追随某种凶恶的不祥之兆,从遥远的异世界前来,”男人神情空前严肃,刚刚那哄女孩子的特有微笑消失不见了。

“在我响应召唤之时,我在你的身上感应到了那不详的气息。”

咕哒的眉毛不易察觉地挑了一下。

“那么,你不是应该继续监视我吗?现在又是唱哪出?”她直白地质问。

“就在不久前,我发现那股气息消失了。”男人一摊手:“在你脖子后的符文消失之后,‘它’也不见了。可以合理地推测,那不详的气息,和你本人并无关系。”

咕哒:……

见少女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男人耐心地等待片刻。

“所以,你现在认为我是安全的了?不会危害世界?”终于,少女抬起头,眼神锐利而冷淡地,注视着他。

显然,被人当成嫌疑犯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即使对方坦白——这份诚实也不会叫她的感觉变得更好。

“我道歉。”男人一边说,一边屈膝,行了一个骑士对淑女特有的礼。

“……”少女沉默片刻。

男人依旧垂着头。这样谦卑的姿态,以他尊贵的身份来说,实在是太罕见了。

也许是被这份诚挚打动,少女最终叹了口气。

“就这样吧。你的理由很正当,我没有继续记仇的理由。”咕哒认命似的摊摊手——她对这种事倒是认命得很快:“如果你的目的是守护世界,那大概我并不是你的敌人。”

尽管她觉得旧剑还有所隐藏。

不过对方都如此坦白地剖析自己,并承认了对御主的防备是一时糊涂……

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那么,和好?”男人笑着伸出手。

咕哒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最后捏着对方的两根指头摇了摇,两人算是握手和解。

“希望从此以后,御主和从者之间,能彼此多一份信赖。”

英俊的王子如是总结。

咕哒懒得评价这种场面话,大拇指勾了勾,说:“喂。”

男人嗯了一声,侧身附耳过去。

因为身高差的原因,他还不得不屈尊弯下身。

“——想得美。”少女在他耳边丢下这句话,大摇大摆走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00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