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51

“开什么玩笑。”少女冷淡地一瞥旧剑,大步往外走:“如果我是最不正常的那个,迦勒底为什么选我当御主?”
死不承认这一点上,要做得足够不动声色。即使自己也心知肚明,无数次轮回的藤丸立香她本人,绝不可能是什么正常的存在,但——嘴巴上的气势不能输。
她姑且,是肩负人类命运的最后希望,怎么可能被旧剑的这番话吓倒!
“保持这个气势——”男人从容地跟在她身后:“精力充沛的御主,看起来真叫人放心。还好你没有因为这点小事而沮丧。”
男人颇为满意地表扬她。
少女却沉默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一瞬间,她打从心底感到害怕。
她到底是什么?会不会是某种邪恶魔法的结晶?会不会是“那些人”为了完成某种目的而制造的道具?
她会不会真的有一天,变成邪恶而无自觉的存在?
那么,她迄今以来的努力,不过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不过是笑话。
从旧剑的眼睛里,她发现一件令人心生不安的凶兆。
旧剑在认为另一个立香无害的同时,发自内心地认为这个立香“需要警戒”
因为,她是有着邪恶气息的那一个。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少女忽然停下脚步,抬头看向旧剑。
少女孤注一掷的表情,让从者意识到了,他一直追寻的,某种重要的线索,可能马上要浮出水面。因此他微微颔首。
“游戏很简单,猜硬币正反面。”少女说:“每猜一次,输掉的那方,必须如实回答对方一个问题。”
男人微笑:“从哪个角度来看我都不可能输,这样的赔本买卖,你确定要做吗?”
少女也笑起来,虽然不如男人那么从容,甚至还有一丝虚张声势。
“玩不玩?”
“当然。”saber最终点点头。
上乘的谋略家,不会放过任何攫取有利情报的机会。
晚间。
少女房间内不止设下结界,除saber以外的英灵也全部不在,铜墙铁壁般保密的屋子里,立香正在施展某种咒术。
saber感兴趣地看着魔术纹路仿佛有了生命,如光脉般从少女的手上,连接到他的手臂上。
直到这时,亚瑟王才略感不妙起来,他出言打断到:“这个魔术……我没记错的话……”
少女阴森森咧嘴冲他一笑:“玩真心话大冒险,当然要保证对方说的都是真心话。”
“就算如此……”男人心道,这也太拼了吧?强制将两个个体的精神绑定在一起,每一次“猜硬币”都是一次魔术共振,共振完成后,按魔术约束,强制共享双方的记忆。
根本没有输赢,只是考魔术这种诡计,强制共享双方的记忆。
这种偏门左道的魔术,御主究竟怎么知道呢?
嘛,反正等下马上会知道了。
哦我哦呀,还以为是单纯猜硬币的自己,才是糊涂的那一边。
可是,作为凡人的少女御主,真的能够承受他千年以前的记忆吗?
……

评论 ( 5 )
热度 ( 90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