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α52

魔术回路连接的瞬间,潮水般的回忆涌向两人。
厚重的历史感,是旧剑给人最直观的印象。石中剑,神奇的魔术师,战争,圆桌骑士,王的终结。
漫长而荣耀的一生,足以将这个男人送上神坛,成为英灵的存在。
而另一边——
生,死,生,死。
周而复始的死去,周而复始的在迦勒底睁开双眼。
漫长,而没有尽头的一生,自始自终,孤独而坚韧。
这个少女的眼睛里为什么永远蒙着孤淡的一层冷漠,他终于能够比较好地理解。
并不是天生冷漠。
最开始这位少女也会露出温暖的笑容。然而后续发生的一切——种种战争,种种命运捉弄的残酷,它们终于像一张无情的砂纸,将她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打磨殆尽。
旧剑猛地回神,强制切断魔术回路,他尚且无事,他的御主再差一丁点儿,可能就要因为能量过载,爆体而亡了。
虽然从记忆里的经验来看,大概不是真正的“死”。
永远地。
没有安息的资格。
令人可悲……令人惋惜……
也,令人赞叹这份坚韧。
大部分人处在这个少女的立场,恐怕早已精神崩溃了。
……
咕哒缓了一阵,睁开眼。
旧剑关切地说:“哪里不舒服?”
少女顿了顿,说道:“你追寻的,扰乱世界的怪兽,和我有没有关系?”
她哪里都不舒服,但顾不上了。
从这位从者的记忆里,她发现一件重要的事。旧剑是为了铲除扰乱世界的邪恶而现身于此,而许多时间点上,她的多次重生和世界被破坏的点相吻合。
换句话说,仿佛是她带来了世界的那些不幸。
或者,连仿佛二字都可以去掉不论。
她,是问题的根源。
男人垂眸,似乎不太忍心回答这个问题,但最终他吐露了实情。
“看样子是我判断有误。并不是那符咒使你沾染上邪恶的气息……”
男人说话间,原本的便衣一瞬间幻化为银色战甲。
“卢恩的符咒,一直在帮助你掩藏气息……”
少女咽了口唾沫,脑袋在疼痛难忍之前发出了更为紧迫的指令。
她举起手。想要施展令咒。
然而男人看穿了她的动作。要让少女说不出话的方法,太多了。
风幻化成看不见的手,锁住少女的喉咙。
只需要再用力一点……少女纤细的脖颈就会被扭断。
咕哒眼角泌出生理性的泪水。
在英灵压倒性的力量之前,她,没有挣扎的余地。
忽然,旧剑叹了口气。
风消失了。
咕哒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男人弯下腰,把少女拦腰抱起,笑道:“杀了你也于事无补,你还会……再次重生呢。”
咕哒喉咙呼哧呼哧地喘气,说不上话。
亚瑟王认真起来的魄力,并非凡人可以抵挡。
平日叫旧剑吃瘪,不过是对方不和自己计较。
“那么,让我们来想想该怎么办。”saber偏头看看御主,失笑而无奈地说:“我的御主们,真的没有一位叫人省心呐。”

评论 ( 3 )
热度 ( 80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