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少女并未因此而打消疑虑,倒不如说,她的怀疑更深了点。
这个男人,到底在唱哪出呢。
saber一眼看透她的忌惮,伤脑筋地扶额道:“我们之间这种水火不容一般的关系,真的有点成问题呢。从者和御主如果没有足够的信赖,是无法在这样残酷的战斗中坚持下去的。”
少女把头撇向一边,不屑地说:“那种东西,我不需要。”
男人微微勾唇,好脾气地说:“你在害怕吗?”
少女很恼火这个人的态度。
明明他已经从自己的记忆中知晓了一切,却还要问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难道他以为她的心是铁打的,不会痛吗。
被反复背叛后,当然会像惊弓之鸟,打起全部精神保护自己,把自己变得足够坚强,坚强到不需要依靠别人,不需要信任别人——这是理所当然,合乎逻辑的想法吧!
“我不害怕。”少女把自己埋在双膝间,与其说是回答旁人的质询,倒不如说,是在给自己催眠。
“我什么都不怕……不管前方有什么在等待我……我都不会害怕,我已经,不会再哭了!”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恨,还有比恨更强烈的,战意。
她不会向命运求饶。她不会乞求谁的庇护。她要靠她自如此己,挣脱这无法摆脱的命运!
“——刚刚还在掉眼泪哦?”
男人似乎不刺激她就不舒服,在无关紧要的场合,总是忽然变得很毒舌,这一点,就连自认为牙尖嘴利的咕哒,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笑吟吟看她。
从对方上位者的,从容不迫的态度中,少女忽然感受到一种奇怪的安慰。
如此耸人听闻的轮回诅咒,如此愤慨的受害者宣言,仿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在这个男人的眼里,仿佛不值一提,似乎他更加关心的,是少女的眼泪。
“……你到底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家伙啊……”连带着,被那毫无紧张感模样带动的,少女紧握着的拳头也慢慢松懈下来。
就像一个愤怒的人在大喊大叫。
原以为回应她的,将会是更激烈的回声。
可实际上,她的愤怒却被风带走。消失到,看不见的地方。
骑士眯眼,认真地回答她:“我是亚瑟王,是你可以信赖的男人。我和那些从者……你过去的伙伴不一样,这一点,请你无论如何要相信我。”
少女苦恼地把自己缩成一团,片刻后自暴自弃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她没办法相信别人。
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她已经选择了胆小的,固步自封的,拒绝一切善意的生存方式。
男人似乎早已料到,连意外的表情都没有,笑眯眯地揉揉她的头。
“没关系。”旧剑温和地说:“骑士的誓言不会被打破,让我们慢慢来吧。”
这场谈话到此为止。
少女并没有什么改变。
而骑士王却有了不一样的态度。
从最开始的疏离,到后来的试探,再到现在。
男人打横抱起立香,结界在一瞬间消失,强硬的亚瑟王无视御主的抗议,把人直接抱到医务室去。
“大半夜别去打扰医生啊!”咕哒挣扎着。
“脖子上的伤。”被男人弄出来的淤青还清晰可见,在刚才的对峙中,少女一度被旧剑逼入绝境。
“……要好好处理才行呢。”男人满是歉意的,如是说。
少女翻了个白眼。
“抱歉”骑士摇摇头:“我当时有一瞬间……”
以为你是沙条爱歌那样的存在。
这样的话,起码在此刻,无论如何也不能说。
男人自责地心想。
误会别人这种事,真是太失礼了!

评论 ( 7 )
热度 ( 90 )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