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华丽的剑技叫人眼花缭乱,这是用来博得女性青睐的小伎俩。
你从半截残垣上一跃而下,他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宝剑归入剑鞘,向你伸出手。
“实战的时候,没见过你的招数这么——”你比划了一下。
男人笑起来,大不列颠太阳般的外貌耀眼得叫你心脏突的跳了几下,还是两倍速。
这是荒无人烟的旷野,夕阳下,郁郁葱葱的野草被风吹过,如海浪般起伏温柔。
“——花里胡哨。”你说道。
对方失笑,温暖清爽笑声显示出对你这番大不敬言辞的纵容——倒不如说,无论你怎么对君王无礼,他都不予追究的过份放纵。
“从前,淑女们很喜欢看这种类型的骑士表演。”他微微眨了眨睿智的蓝眼,说道:“当然,您总是和她们不一样。”
你哈哈笑了起来,撑了个懒腰,把他中肯的评...

突如其来的海边趴踢。
要求全员泳装。
骑士换上罕见的清凉装扮,笑眯眯地对你伸出手,做出快到我怀里来的姿态。
你把擦到一半的防晒霜丢到一边,十指张开,忽然弹起来,伸手把指尖残余的那点防晒霜擦到他坚硬的腹肌上。
虽然要躲开你的攻击和呼吸一样没什么难度,但男人只是略带责备地看了你一眼,任凭你把他八块腹肌当抹布用。
旁边的达芬奇酱适时地吐槽:“Saber未免对御主太纵容了吧?”
他一笑置之。
“难得今天可以好好休息啊!”你如是说。
“一直以来,您辛苦了。”男人温和地揉揉你的脑袋,顺便对你穿得花里胡哨的衬衣报以言不由衷的赞赏。
你被晒得黑了两个色度,但是完全OK,晒黑并不影响你享受夏日的阳光。
虽然平时的战斗激烈,但是难得...

旧剑则始终抱着她。

用最温和的口吻一遍遍的呼唤着这只内心早已千疮百孔的百灵鸟。而他怀中的百灵鸟在这时却像耗尽电量而关机的机器,又像用尽发条的玩偶,忽然悄无声息地闭上了眼睛。

这场意料之外的遭遇战叫人始料未及,眼看御主的忽然崩溃,旧剑也只能暂代御主下达撤退的命令。他毕竟是统御圆桌骑士的大不列颠之王,其他英灵们即使不看在御主的面子——也对这位王者抱有一定的尊敬,因此众人服从了Saber 的命令。

与医生的联系因为通讯不畅而中断,而御主却陷入梦魇,这棘手的情况是长久战斗以来的第一次。玛修不禁握紧了胸前的拳头,忧心忡忡地盯着昏迷的御主。尽管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少女的名字,但这一次,御主并没有像平...

男人罕见的走神,叫少女不得不用轻扣桌面的方式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骑士回过神来,微微冲她一笑,这带有些许歉意的道歉,让人觉得诚意十足,少女也就不好再计较。
总之,主从二人之间的关系,至此发生微妙的转变。过去总是以守护者,长辈,甚至父亲一般角色自居的男人,一旦认识到他御主也具有(尽管这个“也”会显得骑士过于傲慢)女性魅力的一面,这个清风亮节的骑士本人的立场,就不得不随之改变,具体来说,是突然福至心灵,更加地关注起御主的“在外”起来。
诚然,一个成熟的骑士,一位堂堂国家之君主,想必绝非只看中在外,而忽略内涵的浅显之人。
但作为一个在英灵化后,永久成为青年模样的男性,亚瑟王竟然也情不自禁地被御主那红润而饱满的...

α57

由于珈勒底的安排,两个立香经常是分头行动,这一天也是如此。

满身尘土,整张脸洋溢着“我要死了别来烦我”,操劳过度的御主正耷拉着眼,慢吞吞地带着一众骑士和从者走进基地,擦肩而过的,是正要去进行灵子转移的另一个立香。对方穿着整齐而简洁的、珈勒底特制的战斗服装,面色轻松,精神奕奕。

“你回来了——”少年有礼貌地冲她打招呼。

最近他和咕哒也熟悉起来,称呼也从满满都是距离感的敬称,变为了同龄人之间更随便的称呼。

旧剑的目光不着痕迹地,随着咕哒转向立香的呆毛一并看过去。

自从知道了两个立香的身世后,旧剑不由地对这两个年轻人产生了极大的同情和怜悯,这分悲怜的同情在旧剑身上并不少见,他对于弱者——女...

(´▽`)ノ 不正经的本宣第二弹

总而言之就是一本从者X咕哒的双咕哒本

感谢光速画出封面的 @镜像 ,您是大佬

7月中下旬发货,预售中,68/本不包邮,预售结束后涨价

11W字,HE,CP:盾咕哒♂,旧剑咕哒♀,汪咕哒♀

本子预售中购买请戳我

一个本宣

《α》出本决定!

字数:11W

预售价格:68/本 预售结束涨价

其余参数参照旧剑咕哒本《fairytale》

厚度会比fairytale厚,因为多了一万字(价格和fairytale一样)

目前已经连载了6W字,按照计划应该是继续在网络上连载2W~3W左右,剩下的收录在本子中不公开不解禁

预售戳我

试阅:http://www.lofter.com/tag/guda%CE%B1

约个无偿画手画《α》封面

【已找到,感谢!】

rbt
对画风构图没要求,毕竟都是用爱发电
作为感谢,会回赠本子+礼物。
另外,画手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点播,作者双手奉上一篇1w字左右的特典。
关于《α》:
试阅:lofter内搜索tag   gudaα
主角:双咕哒
CP:旧剑咕哒(♀),狂王咕哒(♀),盾咕哒(♂)
结局:HE

这文决定出本,过几天挂预售链接。

少女并未因此而打消疑虑,倒不如说,她的怀疑更深了点。
这个男人,到底在唱哪出呢。
saber一眼看透她的忌惮,伤脑筋地扶额道:“我们之间这种水火不容一般的关系,真的有点成问题呢。从者和御主如果没有足够的信赖,是无法在这样残酷的战斗中坚持下去的。”
少女把头撇向一边,不屑地说:“那种东西,我不需要。”
男人微微勾唇,好脾气地说:“你在害怕吗?”
少女很恼火这个人的态度。
明明他已经从自己的记忆中知晓了一切,却还要问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难道他以为她的心是铁打的,不会痛吗。
被反复背叛后,当然会像惊弓之鸟,打起全部精神保护自己,把自己变得足够坚强,坚强到不需要依靠别人,不需要信任别人——这是理所当然,合乎逻辑的想...

α41

作为绝对理性的御主,还有一件事,叫立香无法忍受,即,他的两名从者看起来要互相残杀了。
有损战斗力的事,绝对不允许发生。
立香裹着骑士丢给他的斗篷,颤巍巍站起来,命令道:“加拉哈德,退下。”
以守护姿态站在他身前的骑士闻言回头,淡淡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感情起伏地说道:“我的职责是保护您。”
“退……咳咳……”
“即使把您伤成这样,您也还要维护这头狂犬吗?”以撼动山岳的气势将盾牌竖立在狂化的库丘林面前,一副不打算退让半分的姿态,加拉哈德的语气越发冰冷:“任性也该有个限度吧,前辈。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召唤出了这家伙——”
加拉哈德的视线从立香转移到面前的英灵。
狂化的库丘林,已经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他的眼睛泛着危险...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