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点文
有没有想看的梗
限 旧剑咕哒(♀),高文咕哒,汪咕哒,盾(♂)咕哒
留言告诉我,挑几个有意思的写
【注意】要具体说什么梗啊,光说cp写不出

旧剑则始终抱着她。

用最温和的口吻一遍遍的呼唤着这只内心早已千疮百孔的百灵鸟。而他怀中的百灵鸟在这时却像耗尽电量而关机的机器,又像用尽发条的玩偶,忽然悄无声息地闭上了眼睛。

这场意料之外的遭遇战叫人始料未及,眼看御主的忽然崩溃,旧剑也只能暂代御主下达撤退的命令。他毕竟是统御圆桌骑士的大不列颠之王,其他英灵们即使不看在御主的面子——也对这位王者抱有一定的尊敬,因此众人服从了Saber 的命令。

与医生的联系因为通讯不畅而中断,而御主却陷入梦魇,这棘手的情况是长久战斗以来的第一次。玛修不禁握紧了胸前的拳头,忧心忡忡地盯着昏迷的御主。尽管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少女的名字,但这一次,御主并没有像平...

(´▽`)ノ 不正经的本宣第二弹

总而言之就是一本从者X咕哒的双咕哒本

感谢光速画出封面的 @镜像 ,您是大佬

7月中下旬发货,预售中,68/本不包邮,预售结束后涨价

11W字,HE,CP:盾咕哒♂,旧剑咕哒♀,汪咕哒♀

本子预售中购买请戳我

一个本宣

《α》出本决定!

字数:11W

预售价格:68/本 预售结束涨价

其余参数参照旧剑咕哒本《fairytale》

厚度会比fairytale厚,因为多了一万字(价格和fairytale一样)

目前已经连载了6W字,按照计划应该是继续在网络上连载2W~3W左右,剩下的收录在本子中不公开不解禁

预售戳我

试阅:http://www.lofter.com/tag/guda%CE%B1

约个无偿画手画《α》封面

【已找到,感谢!】

rbt
对画风构图没要求,毕竟都是用爱发电
作为感谢,会回赠本子+礼物。
另外,画手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点播,作者双手奉上一篇1w字左右的特典。
关于《α》:
试阅:lofter内搜索tag   gudaα
主角:双咕哒
CP:旧剑咕哒(♀),狂王咕哒(♀),盾咕哒(♂)
结局:HE

这文决定出本,过几天挂预售链接。

α41

作为绝对理性的御主,还有一件事,叫立香无法忍受,即,他的两名从者看起来要互相残杀了。
有损战斗力的事,绝对不允许发生。
立香裹着骑士丢给他的斗篷,颤巍巍站起来,命令道:“加拉哈德,退下。”
以守护姿态站在他身前的骑士闻言回头,淡淡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感情起伏地说道:“我的职责是保护您。”
“退……咳咳……”
“即使把您伤成这样,您也还要维护这头狂犬吗?”以撼动山岳的气势将盾牌竖立在狂化的库丘林面前,一副不打算退让半分的姿态,加拉哈德的语气越发冰冷:“任性也该有个限度吧,前辈。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召唤出了这家伙——”
加拉哈德的视线从立香转移到面前的英灵。
狂化的库丘林,已经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他的眼睛泛着危险...

α34


这日晚间。
“请等一等!?”
刚从实验室回来的玛修,吓得死死抱住咕哒,说道:“前辈,暴力禁止!”
原本就不想充当“打手”的旧剑也适时地表示赞同。
咕哒在众从者的反对下,虽然想捅殴加拉哈德,但也只得怏怏罢手……
但是,她还是很担心那孩子。
状态很差啊。
不过是和从者吵架而已。她也和库丘林吵架,也没有这样失魂落魄过。那孩子为什么那么重视加拉哈德呢。
说到底,那么重视英灵又有什么用,反正到了紧要关头,那些家伙总是会以各种理由背叛自己。
少女一边想事情,一边把已经收集的素材做归类。依据素材使用的不同,英灵的性能也会不同程度地强化。虽然迦勒底有一套官方推荐的素材喂食计划,但立香习惯于结合自己丰富的经验,为从者量身定制素材...

α31

另一个立香的场合。

气氛却凝重得多。

从白天和加拉哈德吵架至现在为止,加拉哈德已经单方面的不理睬立香,超过十个小时了。

“加拉哈德。”晚间,立香讨好地裹着毯子凑过去,把手中的热茶递给对方:“喝茶吧。”

骑士微微一颔首,接过茶,眼神却不看向立香。

立香被从者的举动刺痛着内心,但不打算放弃的他,过了不一会儿,又像无辜的小兔子一样凑过去,硬挤在加拉哈德身边,说道:“我陪你守夜吧。”

这种荒唐的提议,当然不可能得到从者的支持。

加拉哈德把他抱回床上,恭敬地说道:“请您好好休息。”说罢退到门口,闭口不言,何止是视线,连眼睛都闭上了。

立香:……

“你想要补魔吗?”

受不了空气里这样安...

α25

在咕哒咬牙切齿计划着如何讨伐库丘林的当下,另一个立香裹着身上的毯子,悄悄回到房内。

他手背上的令咒,出现不正常的闪光。血红的颜色,仿佛某种不详的征兆一般。

加拉哈德将少年抱回床上,少年拉着从者的领口,说道:“【他们】行动了,是吗?”

“您认为这是‘狩猎御主’的征兆?”加拉哈德思索:“我正是觉得那个咒文十分眼熟,才把您请过去。看来,您已经亲自确认过了。下这道令咒的家伙,是‘那边’的人吧?”

“嗯。”立香眉头拧紧:“不会错的。那种咒文……”

曾经,将怎样难以忍受,仿佛撕裂灵魂一般的痛楚加之在他身上的咒文,与少女脖颈上的如出一辙。

“他们是打算将所有妨碍进程的御主都除掉吗?恐怕上一次掳人...

【鲭咕哒】α 16

啾啾的吻声,在黑暗中异常清晰可闻。
反客为主的从者,已经毫不客气地将御主压在墙壁上,以同样壁咚的姿势,掠夺少年口中的蜜意。黑暗中,只看得见模糊的,交叠在一起的影子。
“呼……”少年含糊地喘气,他感觉到加拉哈德的一只手已经摸入了衣摆。
需要做到那一步吗?
少年头脑发晕,腰也软得不像话。
但英灵却在这种紧要关头,突然收了手。
“抱歉,我刚刚有些失控。”加拉哈德温和地单手搂住立香,说道:“但是请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上一次战争的后遗症——对令咒的不适性也在慢慢消退。”
“并不会在这里,以这种姿态,强迫您补魔。”
英俊的从者微微一笑,自己把垂在眼前的刘海剥开。
只见那深藏于发丝下的眼睛周围,布满了不详的...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