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ノ 不正经的本宣第二弹

总而言之就是一本从者X咕哒的双咕哒本

感谢光速画出封面的 @镜像 ,您是大佬

7月中下旬发货,预售中,68/本不包邮,预售结束后涨价

11W字,HE,CP:盾咕哒♂,旧剑咕哒♀,汪咕哒♀

本子预售中购买请戳我

一个本宣

《α》出本决定!

字数:11W

预售价格:68/本 预售结束涨价

其余参数参照旧剑咕哒本《fairytale》

厚度会比fairytale厚,因为多了一万字(价格和fairytale一样)

目前已经连载了6W字,按照计划应该是继续在网络上连载2W~3W左右,剩下的收录在本子中不公开不解禁

预售戳我

试阅:http://www.lofter.com/tag/guda%CE%B1

约个无偿画手画《α》封面

【已找到,感谢!】

rbt
对画风构图没要求,毕竟都是用爱发电
作为感谢,会回赠本子+礼物。
另外,画手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点播,作者双手奉上一篇1w字左右的特典。
关于《α》:
试阅:lofter内搜索tag   gudaα
主角:双咕哒
CP:旧剑咕哒(♀),狂王咕哒(♀),盾咕哒(♂)
结局:HE

这文决定出本,过几天挂预售链接。

α29

等旧剑抱着御主进了房间,正巧撞见刚开会回来的罗曼医生。一看少女的脸色,医生就明白了七八分。这孩子,又私自抽血了。
“这可不是个好主意呀。补魔也应该循序渐进才对。”医生不赞同地把立香塞进被子:“今天,立香就在我的监管下老老实实睡觉吧。”
为避免进一步增加御主的负担,旧剑主动灵体化消失。
这时,立香看着罗曼医生,笑起来。
那笑容里有一丝丝温暖的味道。
“医生不是很忙吗,别管我了。”少女这样说。
“我可没办法不管你呀。”年青医生挠挠头,拖了把椅子,在立香身边坐下。然后埋头看起书。
立香:……
这是,打算真的守在自己身边的样子。
果然,无论哪个轮回里,医生总是这么温柔。
“呐医生。”
约莫过了一刻钟,一直闭着眼,但根本没睡...

α27

男人的眼睛里,甚至连最后一丝温度都要消失了。

在遥远的过去,似乎——也曾这样过。

曾经并肩战斗的御主和从者,兵戎相见,互相残杀。

这样不愉快的经历,不仅仅是少女心中的创伤。连这个男人也——

一瞬间,在对方的眼睛中,彼此诧异地确认了一件事。

他(她)们,很相似。

“邪恶的气息?”少女凛然问道:“你是指我吗?”辛辣而大胆的直接发问,甚至有不给提问者以回旋的余地。

男人仔细凝视那双橙色的眼睛,片刻后说道:“我不确定。”

摒弃对御主纵容之情的王,总是显得格外冷酷。虽然,他尚未对御主做出任何攻击的姿态,但那清凛的气息,已然不再如往日一般和煦。

“所以,你不信任我。”少女跳下床,赤脚在男...

α25

在咕哒咬牙切齿计划着如何讨伐库丘林的当下,另一个立香裹着身上的毯子,悄悄回到房内。

他手背上的令咒,出现不正常的闪光。血红的颜色,仿佛某种不详的征兆一般。

加拉哈德将少年抱回床上,少年拉着从者的领口,说道:“【他们】行动了,是吗?”

“您认为这是‘狩猎御主’的征兆?”加拉哈德思索:“我正是觉得那个咒文十分眼熟,才把您请过去。看来,您已经亲自确认过了。下这道令咒的家伙,是‘那边’的人吧?”

“嗯。”立香眉头拧紧:“不会错的。那种咒文……”

曾经,将怎样难以忍受,仿佛撕裂灵魂一般的痛楚加之在他身上的咒文,与少女脖颈上的如出一辙。

“他们是打算将所有妨碍进程的御主都除掉吗?恐怕上一次掳人...

α24

“有没有办法解除它?”旧剑问。
医生伤脑筋地摇摇头,连达芬奇也一筹莫展。
正在大家冥思苦想之际,是前来取药的加拉哈德主动开口:“我的御主或许有办法。”
他一边说,一边向旧剑行礼。旧剑颔首,问道:“已经是晚上,那位少年休息了吗?”
“我去请他过来。”加拉哈德恭敬地回复过后,不多时就把立香带过来。黑发少年似乎刚从睡梦中清醒,眼尾和鼻尖还带着一抹红,他披着一条毯子,凑过来,轻轻剥开咕哒脖子后的头发,观察片刻后抱歉地说道:“这种咒语我没见过,不敢擅自……你有感觉到不舒服吗?”
“影影约约吧。”少女咬牙,心中已经把一万块板砖拍在库丘林脸上了。
“参杂了极微量的恶意……类似于恶作剧,但程度上来说的话,会叫人不舒服。就...

α 23

“御主,您还好吗?”男人忽然问。

少女莫名其妙抬头看他

“因为您突然露出了非常悲伤的表情。”saber半屈膝面朝她半跪下,仔细端详着,温柔问道:“遇到什么伤心的事了吗?”

男人没有穿战甲,他穿着最常见的便服,因此颇有几分邻家大哥哥的味道。配上那关切的眼神,无端叫人感觉到安心和温暖。

少女也因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一愣,半晌后才说:“……没有。我很好。”

“您的眼睛在说‘我不好’哦。”男人逾矩地伸手揉了揉少女的软发,关切地说道:“即使是优秀的御主,也有各自的烦恼吧。如果您绝对难以对我启齿——那么,去找玛修谈谈或许也不错。”

少女下意识地想躲开对方亲昵的动作。

她总觉得saber就像在摸...

α 22

晚间。
少女少见地没有和玛修在一起,而是一个人坐在偌大的人工池塘边发呆。
“您有心事吗?”男人忽然现身。
“想套我的话就大可不必了。”咕哒没兴趣地抬抬眼皮,看向saber:“我没什么想说的。”
英俊的男人失笑:“您总是把别人的亲切当成圈套吗?我只是担心您的身体,您已经吹了一小时的夜风咯。”
少女应景地咳嗽一声。
“果然,这几日露宿野外对您来说负担太大了。”男人叹息着摇头,向少女伸出手:“我带您去医疗室吧。”
“你对谁都这么亲切吗?”
少女无动于衷,坐着没动。
“我对孩子和女性会特别宽容哦。”男人笑道,见御主没有动身的意愿,便站在挡风一侧。或许是因为位置的改变,又或许是亚瑟王对风动了手脚。夜风停了。咕哒被风吹得发...

α 21

“丫头,你的力量又强大了?这次召唤出来的从者看上去不太妙啊。”库丘林抱着立香,远远地与saber对峙。

“以caster现世的你,是无论如何单挑不过那个saber的。”少女冷淡地嘲讽:“不想把小命丢在这的话,就赶紧给我投降。”

“我担心的可不是这种问题啊?”男人哈哈一笑,揉了揉了立香的头发:“我担心的是你的力量。”

“……”立香垂下眼去,神情很是严肃。显然,她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上发生的异常。

从最开始,只能召唤出一些和她同样稚嫩的从者,到不知不觉中……她所召唤出的都是四星或五星等级的强大英灵,甚至,仅凭血液就让caster的库丘林直接狂化为Berserker——她的力量毫无疑问是增强...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