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脑洞那么大个

大概是一个FGO咕哒中心的小号。BG/BL通吃。

旧剑则始终抱着她。

用最温和的口吻一遍遍的呼唤着这只内心早已千疮百孔的百灵鸟。而他怀中的百灵鸟在这时却像耗尽电量而关机的机器,又像用尽发条的玩偶,忽然悄无声息地闭上了眼睛。

这场意料之外的遭遇战叫人始料未及,眼看御主的忽然崩溃,旧剑也只能暂代御主下达撤退的命令。他毕竟是统御圆桌骑士的大不列颠之王,其他英灵们即使不看在御主的面子——也对这位王者抱有一定的尊敬,因此众人服从了Saber 的命令。

与医生的联系因为通讯不畅而中断,而御主却陷入梦魇,这棘手的情况是长久战斗以来的第一次。玛修不禁握紧了胸前的拳头,忧心忡忡地盯着昏迷的御主。尽管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少女的名字,但这一次,御主并没有像平...

男人罕见的走神,叫少女不得不用轻扣桌面的方式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骑士回过神来,微微冲她一笑,这带有些许歉意的道歉,让人觉得诚意十足,少女也就不好再计较。
总之,主从二人之间的关系,至此发生微妙的转变。过去总是以守护者,长辈,甚至父亲一般角色自居的男人,一旦认识到他御主也具有(尽管这个“也”会显得骑士过于傲慢)女性魅力的一面,这个清风亮节的骑士本人的立场,就不得不随之改变,具体来说,是突然福至心灵,更加地关注起御主的“在外”起来。
诚然,一个成熟的骑士,一位堂堂国家之君主,想必绝非只看中在外,而忽略内涵的浅显之人。
但作为一个在英灵化后,永久成为青年模样的男性,亚瑟王竟然也情不自禁地被御主那红润而饱满的...

α57

由于珈勒底的安排,两个立香经常是分头行动,这一天也是如此。

满身尘土,整张脸洋溢着“我要死了别来烦我”,操劳过度的御主正耷拉着眼,慢吞吞地带着一众骑士和从者走进基地,擦肩而过的,是正要去进行灵子转移的另一个立香。对方穿着整齐而简洁的、珈勒底特制的战斗服装,面色轻松,精神奕奕。

“你回来了——”少年有礼貌地冲她打招呼。

最近他和咕哒也熟悉起来,称呼也从满满都是距离感的敬称,变为了同龄人之间更随便的称呼。

旧剑的目光不着痕迹地,随着咕哒转向立香的呆毛一并看过去。

自从知道了两个立香的身世后,旧剑不由地对这两个年轻人产生了极大的同情和怜悯,这分悲怜的同情在旧剑身上并不少见,他对于弱者——女...

(´▽`)ノ 不正经的本宣第二弹

总而言之就是一本从者X咕哒的双咕哒本

感谢光速画出封面的 @镜像 ,您是大佬

7月中下旬发货,预售中,68/本不包邮,预售结束后涨价

11W字,HE,CP:盾咕哒♂,旧剑咕哒♀,汪咕哒♀

本子预售中购买请戳我

α56

对方头脑精明,并非一般武者,他有着更开阔的眼界,常说的一句话是:“大小姐的能力应该发挥在更重要的场合,这些粗活当然是让我来。”

咕哒眼睛一转,视线又落到现在的从者身上。

对方的态度如出一辙,两个男人都是这样,主动承担原本属于御主的工作。可以说是理想的保护者……立香的保护者。

少女垂目思索,忽然一片阴影投射过来,她抬起头,额角的汗珠随映入眼前的光滑下。身穿铠甲的男人逆光站在她面前,咕哒有一瞬间的恍惚,不自觉出声道:“……库丘林?”

金发的男人愣了愣,笑起来,半屈膝面向她蹲下,冲御主伸出一只手。

“叫错别人的名字未免有点太失礼了哦?”

咕哒瞬间回过神,尴尬地挠挠头。

男人却并不在意,...

一个本宣

《α》出本决定!

字数:11W

预售价格:68/本 预售结束涨价

其余参数参照旧剑咕哒本《fairytale》

厚度会比fairytale厚,因为多了一万字(价格和fairytale一样)

目前已经连载了6W字,按照计划应该是继续在网络上连载2W~3W左右,剩下的收录在本子中不公开不解禁

预售戳我

试阅:http://www.lofter.com/tag/guda%CE%B1

约个无偿画手画《α》封面

【已找到,感谢!】

rbt
对画风构图没要求,毕竟都是用爱发电
作为感谢,会回赠本子+礼物。
另外,画手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点播,作者双手奉上一篇1w字左右的特典。
关于《α》:
试阅:lofter内搜索tag   gudaα
主角:双咕哒
CP:旧剑咕哒(♀),狂王咕哒(♀),盾咕哒(♂)
结局:HE

这文决定出本,过几天挂预售链接。

α55

自从上次的摊牌事件后,旧剑对御主的态度有了彻头彻尾的转变,具体来说,是溢出到连咕哒都受不了的温柔,像蜜糖一样流淌着,包裹着并不热衷甜食的御主本。
一旦这位saber将藤丸立香视作一位有待保护的女性,一个可亲(?)的御主之后,男人毫不吝啬自己的温柔与绅士风度,几乎将御主作为掌上明珠般守护的态度,叫玛修都感到了某种危机感。
少女对此的态度是……没有态度。
她发现当亚瑟王用一种混合着看女儿和看女士的目光亲切地看着她时,她连发脾气的心都省了。
这位大名鼎鼎的亚瑟王,难道真的把她当成女儿般的存在了吗?可是对方的育儿经验,根据史料来看,简直是一塌糊涂。
咕哒叹口气,把旧剑划分到父爱过剩组去。她有这么一瞬间,忽然很能...

少女并未因此而打消疑虑,倒不如说,她的怀疑更深了点。
这个男人,到底在唱哪出呢。
saber一眼看透她的忌惮,伤脑筋地扶额道:“我们之间这种水火不容一般的关系,真的有点成问题呢。从者和御主如果没有足够的信赖,是无法在这样残酷的战斗中坚持下去的。”
少女把头撇向一边,不屑地说:“那种东西,我不需要。”
男人微微勾唇,好脾气地说:“你在害怕吗?”
少女很恼火这个人的态度。
明明他已经从自己的记忆中知晓了一切,却还要问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难道他以为她的心是铁打的,不会痛吗。
被反复背叛后,当然会像惊弓之鸟,打起全部精神保护自己,把自己变得足够坚强,坚强到不需要依靠别人,不需要信任别人——这是理所当然,合乎逻辑的想...

α53

风的结界又将两人包裹起来。
咕哒干咳着,跪坐在地上。
骑士王以审慎的态度注视着她,骑士的风度只留给老弱妇孺,而咕哒目前,在骑士王的认知内,显然是不亚于怪兽的某种凶兆,因此男人收起了惯常的温柔,将她作为某种未知的存在看待。
咕哒缓了一会儿,闭上眼,懊恼自己轻率的举动。
原本是想借机刺探情报,结果对方的精神防御比自己不知道高出多少。
偷鸡不成蚀把米,真是蠢到家啊!
唯一的收货是搞清楚了自己的“性质”……某种不详的存在,这么说也不为过。那么另一个立香呢?他是什么情况?同样经历轮回,两个立香却像是跑入了不同的迷宫中。
可怕的冷静,可怕的镇定,可怕的少女。
站在一旁的男人如是想。
仅仅是一瞬间,就从刚才的失态中恢复过来,...

© 阿Y脑洞那么大个 | Powered by LOFTER